前年汶川地震,讓大陸主事者看到了非政府組織(NGO)及志願者的力量,加總先前許多扶貧、環保組織的努力,大陸因此多次釋出對非政府組織放寬管理的風聲,但香港樂施會的遭遇,顯示大陸仍有相當力量反對NGO。

根據大陸教育部下發的《通知》來看,首先,維權組織仍被視為「反動」;其次,任何與維權組織合作者,也都是反動;第三,在校園發展並培訓新一代維權志願者,更是反動。這與中共過去反對NGO在中國的發展,道理完全一致。

但事實是,對一個二十年來以扶貧為宗旨的單純組織來說,這一做法似過於沈重。

為了符合國情,香港樂施會進入大陸發展,自我設定很多限制,包括:不將資金用於推廣宗教思想;不推動被當地認為非法的活動項目;不開展因政治敏感而對樂施會工作產生重大影響的活動等。

發展校園志願者一事,樂施會在香港已行之有年,在大陸也已運作四年,過去從未遭遇困難,這次卻踢到鐵板,顯示問題並不出在樂施會近期的作為,而是出在部分人士仍對NGO的壯大擔心。

其實,北京中央及環保部門的正部級官員,已多次表揚NGO在協助環境保護及生態上,「成為協助政府的主要力量」,如果此一觀點能扎根,對中國大陸公共治理、甚至走向「善治」都會有極大幫助。

不做此想,仍按「和平演變」老路思考,已不符大陸實際發展需要,也將有礙大陸國際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