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圖

近日希臘暴發財政危機,引起資本市場強烈反應,包括台灣在內,各國政府無不密切觀察後續發展,希望及早應變可能的連鎖性債信危機。

這次肇因於金融風暴的景氣衰退,讓凱因斯理論再度成為顯學。在經濟成長遲緩時,政府應該以擴張的財政政策,也就是增加支出並減少稅率,以刺激消費和投資,讓總需求增加,產出和收入也就成長。因此,在二○○八年以降,因應經濟成長的停滯和失業率的攀升,各國政府先後執行不同的抒困政策,大幅增加預算和軟硬體建設,台灣政府發行的消費券即為一例;另一方面減少稅賦,降低個人和產業可支配收入的衝擊,美國政府的全面退稅更是其中較積極的例子。

目前看來,這些政策和作法似乎起了作用,金融風暴對整體經濟的影響,不如當初普遍預測的嚴重,復甦的速度也超乎多數人的預期。

然而,當慶幸景氣回暖的時候,人們常常會忽略凱因斯的基本概念,也就是在短期價格僵化的需求導向下,市場會偏離長期的均衡點,景氣循環會下,也會上。如果景氣過熱,那麼應該要配合緊縮的財政政策,減少支出並提高稅率,降低過多的游資,以免原本就高於市場的價格,推波助瀾地形成泡沫反應。

姑不論是否贊成政府的干預,(事實上市場派的部分經濟學家,認為政府的政策,是加劇景氣循環波動的因子),凱因斯理論明確的告訴我們,稅捐的增減必須靈活。稅務政策的調整,除了公平正義的原則外,稅率的升降必須因時制宜,至少不應朝惡化循環幅度的方向設定,更不用說財政政策除了穩定經濟成長外,其根本的原則,是要維持政府正常的運作。如果一味的節源開流、擴張信用,最後受害的還是整體經濟,這次希臘危機就是最好的例子。

因此,當景氣谷底反升時,擴張的財政政策必須逐步退場,增稅是不可避免的。遺憾的是,在現今的民主制度下,往往是減稅容易加稅難,中外皆然。因為大部分的民意不見得知道箇中原委,認為政府在景氣才露曙光時,就談加稅,會惡化經濟發展,可能還會被冠上不苦民所苦的帽子,主政者因為選舉週期和任期制度,多不易也不願提高稅率。常常要等到政府預算赤字不可收拾,人們才發現增稅的必要性。目前美國加州財政極為惡化,州立大學預算全面凍結,上個月甚至不得不讓州立監獄的犯人提早假釋出獄,所造成的社會成本難以衡量。

台灣以民主發展為傲,應該展現更成熟的民主風範,民眾須要了解稅賦的調增是經濟行為的一環,政治人物也不應盲目地以減稅為德政。去年遺贈稅的下調,能源稅的擱置,獎勵產業條例的展延,以及未來貿易自由化關稅減免的趨勢,都意味著財政收入的困境,更不用說部分地方縣市令人咋舌的赤字。相反地,朝野若能理性面對稅務的發展,充分地與民眾溝通,讓人們知道適時的增稅會有利長期的經濟發展,並進一步利用景氣反轉的時機,逐步將我們的稅賦,以符合平等公義的原則來調整,才是長久之策。

從這個角度看,延宕二十年的軍教課稅立法,傳出將於立法院本會期優先審議,我更由衷期待立法委員們能以專業為依歸,勇於做出符合社會整體福祉的決議。(作者為前紐約市稅務政策分析師,現為元智大學財金系助理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