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六即將舉行四席立委補選,各界均視為年底五都大選前哨戰,綠軍要一鼓作氣趁勝追擊,藍軍是破釜沉舟背水一戰,兩軍都有非贏不可的政治壓力。然而隨著政治冷漠在各地蔓延,低投票率已成大勢所趨,單靠政黨積極輔選或候選人大聲疾呼只怕也難以挽回。然而這股趨勢本身,並非中性無害,勢將為民主正當性帶來傷害,進步民主的信徒實應設法防止。

民主和市場一樣,是兩項人類歷史中最重要發明,兩者都是一種制度,其中關鍵的誘因安排,都是引導最自私的人類天性,做出最利他的社會行為。鈔票乘載的是市場中的價格機制,鈔票藉由價格傳遞訊號,好讓市場達到最有效益的配置。選票則是肩負民主中的價值功能,選票藉由價值交換認同,讓民主得以最大程度擁抱社會中的正當性基礎。

從生理面看來,鈔票上所儲存的是信用,選票上所儲存的是價值;市場需要鈔票以確保交易信心,民主需要選票來鞏固正當統治。但從病理面看來,市場有通貨膨脹,民主也有民粹瘋狂;市場會受困於經濟蕭條,民主也可能陷入政治冷漠,市場蕭條是經濟災難,而民主冷漠則成政治危機。凱因斯教會我們以財政刺激挽救市場蕭條,卻沒人教導我們該當如何拯救民主冷漠。

換言之,低投票率並不屬於民主的健康狀態,如同一個健全市場,該有適當通貨膨脹與可容忍的通貨緊縮,健全的民主,也必須依靠適當的投票率來支撐,八九成投票率的瘋狂動員會令人窒息,兩三成投票率的社會疏離一樣扼殺民主。其實這正是台灣社會的兩難困境,多年來高度緊繃的選舉激情就像彈簧,拉力越大張力越大,然而一旦超越彈性極限,彈簧拉成鐵絲,選民的多情也就立轉無情。這是原因,也是結果。

完全的自由市場已成神話,一個健全的市場必須規範,既要維持競爭,也要防止壟斷;平時運行需要監理,危機突現時更要出手搶救。一個健全的民主也是如此,服從多數外必須尊重少數,公民審議與參與功能不可或缺,對民粹瘋狂要有反省能力,而對低投票率帶來的正當性危機也不可視若無睹。如同對抗經濟危機的刺激方案一樣,相關單位應該認真思考挽救投票率的適當誘因安排,或許是行政獎勵,或許是交通津貼,或許是延長投票時間,也或許是立法設定基本投票率下限(如投票率未達四成則暫停開票,隔日繼續投票)。

總之,政治冷漠是一種民主病態,所侵蝕的是台灣民主的正當性基礎,政治人物有鼓舞選民參與政治的責任,而選舉制度也應該有防止正當性流失的機制安排。

(作者為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經濟學博士候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