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輸給南韓,或是南韓將超越日本恐怕在四十多年前便決定了。這是教育制度使然。

四十多年前,南韓的教育者堅持任何一所大學都應該普設基礎科學與基礎理論學科。因為一個國家的創造力與活力的來源,若是缺乏基礎理論學科,它的發展一定受限。但是,四十多年前台灣的教育決策者學習日本教育制度,設定各個大學以現成的經濟導向,普設技術學門的科系,對於冷門的基礎理論科系則不予同意設置。這是鑄成今日台灣的經濟社會輸給韓國,甚至苦追不上的主因。台灣在廣設大學後,為了就業市場考量,上百間大學中都是以技術與應用取向的科系為主,基礎學科的研究只是以依附的方式存在。有基礎學科成為一系者,屈指可數。

筆者在英國攻讀博士學位時,嘗見幾篇英文的教育與經濟論文分析預言。在南韓經濟尚未超越台、日時,這些研究早就推斷出現在的結果。筆者原先不怎麼信,現在卻不得不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