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傳」馬總統指示將取消軍教薪資免稅列為優先法案。這「外傳」當然只「傳」了一天,府、院擔心影響廿七日立委補選,馬上滅火,斷然否認有此計畫。

以前,大家常笑說:「中華民國萬萬稅!」現在則反過來,中華民國萬萬不能加稅。

賦改會建議課能源稅,中經院院長蕭代基說,現在不課能源稅,以後會後悔。但,政客不會擔心「以後會後悔」,只怕現在流失選票,吳揆立即表示:「景氣未恢復前,絕不課能源稅。」

接下來是健保費。衛生署長楊志良上任記者會就「嗆聲」,他的當務之急就是調漲健保費,不准漲,他就不會接。

楊志良不忘初衷,三不五時就宣示「任務」,喊到調漲健保費變成「狼來了」;喊到署長像是唐吉訶德,把風車當巨人,不識時,不識相地挺槍亂刺。

當然,善於審時度勢的吳揆不可能調漲健保費。現在,楊志良成了「噤聲」的小木偶,鼻子似乎也變長了些。

能源稅、健保費只是九牛拔一毛,都已如此困難,取消軍教免稅就更不用說了。

立委補選之後有五都選舉,五都之後又是總統大選,中華民國年年選,政客選舉支票隨時隨地亂開,卻又萬萬不能加稅,國庫的窟窿也越破越大。

希臘的主權信用危機有歐盟可依靠,台灣要靠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