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簽署ECFA是台灣融入東亞區域經濟整合的關鍵。對台灣來說,現在應討論的不是「該不該簽」,而是「該怎麼簽」。而對馬政府而言,ECFA的國內溝通是一項重大挑戰。

要爭取民眾的支持,降低疑慮,就要先了解民眾的疑慮是什麼?在《無米樂》紀錄片中,崑濱伯和鄰居都談到加入WTO開放稻米進口後,稻農生產利潤縮水,這十年來台灣經濟成長,稻農卻未蒙其利只受其害。現在中南部的農村對於WTO餘悸猶存,談起ECFA就聯想到WTO的經驗。除了農民外,弱勢的傳統產業和製造業也有同樣的疑慮:一旦開放大陸貨品進口,台灣在價格上不具競爭力的產業將一蹶不振。

在野黨常質疑的一點是:政府在宣傳ECFA優點的同時,總說不清楚究竟哪些產業會因而受害,該如何應變和補救?事實上,兩岸談判ECFA是一高度動態的過程,在最終談判結果出爐前,本就難以預知確定雙方哪些貨品項目會列入早期收穫清單。

不過,政府可以做的是,配合ECFA談判的節奏預作研判規畫,對不同產業進行雙向溝通。今年一月初工業總會在台北舉辦ECFA早期收穫清單公聽會,現場擠滿了想擠進早收清單的業者;同樣地,在兩岸正式交換早收清單之前,我方也應積極蒐集資訊,預測研判大陸可能列入早收清單的貨品項目。預判清單雖不是最終版本,但總有參考價值。

預判的大陸早收清單項目應交由各相關部會事先規畫應變計畫與補救措施。應變計畫應包括輔導轉型計畫、防衛機制與損害就濟(或專案補助)。其實台灣有些產業雖然成本高於大陸,但經過轉型之後提高品質,仍具有競爭力。舉例而言,大陸香菇開放進口之初,菇農叫苦連天;但台灣香菇的香味與品質遠勝大陸香菇,幾天前我和家人利用年假到埔里的香菇寮想買香菇,老板表示透過宅配網購訂單應接不暇,賣到缺貨,我們只好空手而回。

其次,有些受到負面影響的產業,可透過防衛機制、反傾銷、貿易救濟機制,甚至終止條款予以降低或排除衝擊。有些產業則需考慮損害就濟或專案補助以避免大量失業。經濟部與勞委會雖已編列九百五十億的基金,進行產業輔導升級與轉業;但那畢竟是事後輔導,ECFA宣導的重心應在協議簽署前,才能減少社會疑慮,降低阻力。上述應變計畫都應由相關部會事先針對可能開放的貨品項目研擬規畫,政府才有具體的方案(牛肉),向有疑慮或可能受害的產業業者說明。當然,溝通的方式必須用淺顯易懂的庶民語言。

總之,ECFA的溝通工作需要各部會通力合作、積極蒐集資訊、未雨綢繆、預作規畫,配合談判進程向相關同業公會與工會進行雙向溝通,表現政府已有周全準備的誠意,才能降低民眾與相關產業的疑慮與反對阻力。ECFA的宣導溝通,可以做得更細膩!(作者為空中大學公共行政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