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胡錦濤以中共中央總書記的身分到福建省漳州市看望在那裡創業發展的台商時表示,正在商談的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大陸「會充分考慮台灣同胞特別是台灣農民兄弟的利益,把這件好事辦好」。

讓人民更有尊嚴

台灣有學者評估,ECFA簽署將對台灣農業造成衝擊,並會導致29萬農民失業。不過,台灣農委會表明,這些測算是在全面開放大陸農產品的假設前提下所獲的模擬結果。但由於台灣當局將繼續管制大陸830項農產品進口,因此模擬結果並非事實。

溫家寶在2010年春節團拜會上的講話強調,「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讓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嚴」。

「更加幸福、更有尊嚴」如何解釋?一種解釋是,所有人過去沒有尊嚴,或少尊嚴,現在開始要更有尊嚴;另一種解釋是,部分人過去沒有尊嚴,現在開始所有人都要有尊嚴。

從以上這些信息我們可以解讀出,兩岸都存在一些群體,他們處於弱勢地位,我的理解是,兩岸的農民是弱勢中的弱勢。

2007年,中國大陸提出要建立「農民工日」,我立刻撰文指出,歧視可怕,制度化歧視更加可怕。兩岸農民,誰是他們利益制度化的代表呢?如果他們沒有代言人,強勢群體的立法、法規、條例,會使他們越來越弱勢。

重視農民的權利

奧爾森(Olson)在他的《聯合行動背後的邏輯:公共物品和群體理論》一本書中提出,只有獨立的和有選擇的動機才能激勵一個理性的個人在一個潛在的組織中採取組織方式的行動。也就是說,只有行動產生的利益惠及特定的組織,這個組織才會有人加入並長久的持續下去。根據此理論,農民在政治結構中的弱勢,恰恰因為他們人數太多。每人分攤的共同利益太少,而團結的成本太高。對於不利於農民的政策,個別農民只能以怠工或退出對抗。

在權利上不平等,在經濟上就無效率。一個社會中最大的人群被壓縮了權利,經濟政策就會出現系統性的偏差。

在中國大陸,對農民的歧視還大搖大擺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用法律剝奪農民的政治權利。中華人民共和國選舉法第十四條規定,省、自治區的人民代表大會代表的名額,由本級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按照農村每一代表所代表的人口數四倍於城市每一代表所代表的人口數的原則分配。根據這樣的法律,就是4個農民的權利,相當於1個城裡人的權利。在權利上、在政治上,8億農民就變成了2億農民。他們就很難和5億城鎮居民抗衡。

德國憲法開宗明義:人的尊嚴不可侵犯。尊重和保護人的尊嚴是一切國家權力的義務。

這裡的人,當然是指所有人。(作者為歐洲《European Chinese News》出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