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國台辦主任王毅在春節前夕,透過中國台灣網向台灣同胞拜年說,商簽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定(ECFA),是當前的重點工作。民進黨團對於ECFA進入協商階段,則呼籲政黨協商設立「兩岸事務因應對策小組」,主張成立「兩岸事務監督小組」。

對此,馬總統表示不反對國會機制加強監督兩岸事務。然而,台灣朝野仍對是否應成立「兩岸小組」爭議不休。事實上,ECFA國會監督的良窳,除將影響未來ECFA之實施外,更將影響大陸對於簽署ECFA的態度,這是朝野必須注意的問題。

雖然大陸確認ECFA是當前的重點工作,但是由大陸海協會會長陳雲林在首屆亞布力兩岸經貿論壇上表示,「如果沒有長時間的穩妥操作,要在第五次江陳會談就簽字,會有困難。」其保守的態度,事業上與台灣內部的阻力,息息相關。

大陸對兩岸能否於今年中簽訂ECFA持審慎的態度,無疑反映出大陸對未來ECFA內容與承諾之可能影響與內部效應之評估;以及在台灣內部藍綠對立,意見紛歧的情勢之下,未來ECFA在台灣可能面對之政治難題的觀望。

政治因素困擾ECFA

因為即使兩岸都定位ECFA為「經濟議題」,不涉及政治與主權爭議,但是反對黨認為ECFA不是純經濟問題,涉及利益分配,也將造成社會衝擊。加上反對黨擔憂「在一個中國架構下簽署ECFA,喪失WTO經濟主權地位」,使ECFA在台灣已經成為複雜而帶有爭議性的「政治議題」,因而以「全民監督」為訴求,並要求設立「兩岸事務因應對策小組」。

特別是未來ECFA的協商或進一步經貿開放,將持續成為在野黨抗議的焦點。特別是2010年直轄市長選舉勝負將直接牽動2012年的總統大選,屆時兩岸議題將持續發燒,朝野對立升高,其對ECFA協商,將投入一大變數,大陸自然存在疑慮。

對大陸而言,雖然大陸強調「建立兩岸經濟合作機制」是構建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框架的重要內涵,有利於「兩岸積極合作應對國際金融危機的衝擊」。但是ECFA的爭議若造成台灣內部的對立,甚至於若因為ECFA議題造成台灣人民「反中」的情緒,有違胡六點有關「寄希望於臺灣人民」的旨意,對中國大陸而言是得不償失的。

有意義的國會監督

在此情況下,未來若無法在協商過程中,強化行政與立法的互動,並於協商策略中納入在野黨及多數民眾關切的議題或主張,則在立法院審議時,勢必將面對阻力。

因此,當前朝野都應該共同思考建立有意義的ECFA國會監督模式,以增進大陸對於簽署ECFA的信心。

對此,有必要參考美國1974年貿易法(Trade Act of 1974)「快速授權」(fast-track procedures,TPA)模式,建立良好的互動模式,使行政與立法各司其責,針對ECFA的重要議題進行討論,且行政院向立法院報告有關談判的最新進展。

特別是「兩岸小組」之規畫,除了規定由各黨派代表依據比例參與,並建立與行政機關互動之規則之建立之外,由於未來的協商將涉及兩岸對列入早期收穫清單之攻防、台灣對攸關保障經濟主權與產業利益,乃至於推動與其他國家洽簽FTA的主張等談判策略,尤其應在國會監督過程中嚴守談判機密,因此建立嚴格的保密規範,更是重要。

(作者為師大國際事務與全球戰略研究所兼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