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一些部門的地震應急演練活動,竟然演變成全省性地震恐慌,這個事件為我們打開了一扇觀察政府信息公開工作的絕佳窗口。

公開的解釋我們都在媒體上看到了,是「正常防震演練」活動遭到部分市民誤解。姑且不談把演練演變為「恐慌」的責任有多大,先看看事情發生後的當地官方反應吧。

針對地震謠言,山西省主要領導批示要求相關部門採取有效措施,迅速平息謠言確保社會穩定。而我查了一下有關報導,發現各地媒體只是引用了山西省地震局在自己網站上的「公告」,而未見正式新聞發布會。再查「新華社2月21日電」、「人民網北京2月21日電」、「人民網太原2月21日電」,都沒有發現媒體接到過山西方面新聞發布會的邀請。

而當地黃河新聞網昨天發布一則表揚稿,稱讚有關部門「及時採取措施應對,迅速平息地震謠言,社會保持了正常的生產生活秩序」。其實,真正有據可查的「有效措施」只有山西省地震局的那則網上公告,其他的「有效措施」是人家新聞媒體聞風而動,反映了新聞媒體的新聞敏感與良好的職業素養。恰恰是在「有關部門」與新聞媒體之間,我們看到了一種「信息公開」上的強烈反差。

政府信息公開推行多年,不少政府部門還是怕信息公開,很多時候又懶得信息公開。像地震應急演練,那麼多部門在那裡演練,想民眾不誤解也難,所以須先信息公開。但山西省修訂了地震應急預案,組織多部門演練,卻「保密」到家,非得等到全省人民群眾恐慌起來,他們才來「採取措施應對,迅速平息地震謠言」。

面對謠言,政府最規範的應對措施應該是召開新聞發布會。但山西省地震局卻只是在自己網站上「公告」闢謠。去年某個時候,國家質檢總局在市場上重新發現三聚氰胺奶粉,也是在自己的內部公報上「信息公開」的,結果是全國人民都不知道。有相當一部分時下的政府信息公開,有信息公開之名,無信息公開之實。裝了樣子,未見實效,是一種敷衍塞責的態度。

有關部門之所以能夠敷衍塞責,是因為他們與民意壓力絕緣。山西民眾深更半夜起來「等地震」,按理應該有人出來負責,但等著「有關負責人」的不是政治責任,而是「迅速平息地震謠言」的表揚。這種「壞事變好事」,而實際情況是,人民群眾承受了信息不公開的「壞」,而少數官員反而從信息不公開中得了「好」。「壞事變好事」,其實是一種披著「辯證法」外衣的詭辯。(來源:摘錄自《揚子晚報》2010-2-23,原題《有一種政績叫迅速平息地震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