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以藝術展形式表達對強拆遷的不滿。(取自網路)
▲拆遷中的北京藝術區。(取自網路)
▲北京朝陽藝術區,九成以上的藝術家身陷拆遷困境。(取自網路)
藝術家在遭拆的園區廢墟上群聚抗議。(取自網路)

北京藝術園區拆遷的問題越演越烈,前日凌晨,包含日本藝術家岩間賢在內的8名藝術家,輪班駐守在北京朝陽區金盞鄉的創意正陽藝術區,遭到暴力攻擊…

憤怒的藝術家們,遂前往長安街拉橫幅抗議,而詩人艾青之子、知名藝術家艾未未也在列執攝影機紀錄,並藉由twitter發布消息。

藝術維權 長安街遊行

官方新華社罕見地報導該事件,稱「因不滿藝術區面臨拆遷,十餘名藝術工作者在北京長安街聚集,後被北京警方勸阻」、「現場並未發生交通擠塞等情況」,此次遊行受到眾多網民關注,有人在twitter、新浪微博客上進行實況報導。不停接到媒體採訪電話的艾未未,也在twitter上表示,「今天是人類有史以來最牛逼的遊行。6個人打出了3條條幅,一個攝像,一個錄音,一個推手,一個監察,走在最寬的大街上,沒帶一家媒體玩兒,全世界都知道了。」網民稱讚艾未未等人的「壯舉」,為八九以來首次有人走上長安街遊行。

根據報導指出,前(22)日凌晨2點,數輛大勾機和平板車突然闖入創意正陽藝術區,動手毀房,還有近兩百名手持刀械、棍棒和磚頭的不明之徒攻擊值班中的藝術家們,共有8人被打,多名藝術家受重傷,日本藝術家岩間賢也在其內,他的顱骨受創,當場昏迷。暴力僵局持續到早上7點,即使員警前來現場後也未阻止暴力行徑。當日下午,北京藝術家手持寫著「公民權利」、「嚴懲兇手,除黑打惡」的白色布條,到長安街遊行,抗議強制拆遷及對公民的人身傷害。警方派出至少6部警車到場攔截示威者,並驅散圍觀民眾,艾未未及被打傷的藝術家與員警交涉,直至下午5點散去。

這場拆遷爭議,起於2009年夏天,北京市朝陽區啟動「推進城鄉一體化暨土地儲備」,為藝術區的拆遷拉開序幕。朝陽區涉及拆遷的有金盞等7個鄉,土地達30餘平方公里,共有10多個藝術區,居住著上千名藝術家,九成以上的藝術家身陷拆遷困境。

被暴力強拆的創意正陽藝術區和008藝術區內的藝術家們分別來自大陸各地以及港、台和其他國家,他們與房東簽署了長達20到30年的房屋租賃合同,有的投入了數十萬、近百萬資金用於裝修。去年夏天傳出拆遷消息,但房東沒有告知租戶。10月下旬鍋爐房被拆,停止供應暖氣。11月斷水。12月4日,藝術區辦公室發出書面通知,指6天後會大面積拆遷藝術區,要求租戶騰空房屋,並拒絕對承租人作出賠償。而這個冬天,藝術家被停水停電、被不明身分的黑社會威脅毆打、損毀藝術作品已經很多次。

藝術區將變電子城

藝術家擅長的唯有藝術,自去年底起,他們進行一系列「藝術維權」的計畫,如「暖冬計畫」、「反拆遷藝術展」等等,但卻敵不過拆遷的蠻橫暴力。

回望2008年初,中國當代藝術市場正達頂峰,拍賣作品皆達天價,大批人士紛紛進入當代藝術圈。而北京城鄉結合部的村民瞄準這個龐大的市場,動用關係租賃土地開建工作室,闢建了許多藝術園區,以798為核心,沿機場輔路向城市外延擴散,形成今日北京郊區綿延的藝術聚落。然而,北京的開發腳步之快,瞬間推落了這不到兩年的藝術花叢。2004年,曾獲美國《時代》雜誌評為全球最有文化標誌性的798藝術區,也因被規畫為「電子城」,而面臨拆遷的命運,但當時200位藝術家向市人大反映意見,最終得以保留。此次雖也有人大代表表示反對,並呼籲建立使藝術區良性發展的制度,才能為北京發展世界城市贏得軟實力。但藝術區能否保留,還是問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