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到元宵節了,提前出個燈謎讓大家猜猜看,請問在上海千金難買到什麼?想想看,猜不出來嗎?正確答案是「信任」。

整個中國13億人口,人人都想出頭,家家戶戶都盼著孩子成龍成鳳,上班族每個人都想當老闆,都想擠上總監的位置,原為無產階級社會轉型走入資本主義社會後,個個都想要成為中產階級,享受小資的生活,過過有錢人的癮。

就是因為這麼多的夢想,讓「信任」成為上海的稀世珍寶,也可以說是全中國最寶貴的關係。

因為機會少,競爭者多,於是人與人之間的防衛心與警戒心時時在提高,在職場上不敢輕易來個真心話大考驗,就怕不小心洩漏的幾句話,就成為無法升官的把柄。在上海的辦公大樓裡,每個人好像都穿著一件隱形太空衣,把自己包得密不透風,深怕被人看光光,了解的太透徹,越看不出底牌,就越能在職場上混下去。

有時和上海上班族互動時,就覺得氣氛和台北差很多,一種很難形容,但總感受到他們在防範什麼?小心翼翼地在保護什麼?好似在等待彼此可以利益交換的東西各自出手,惦惦對方的分量有多少利用的價值。

每個到上海工作的台商或是台幹,為了取得上海人的信任,讓上海商人知道和他們作生意是有價值,有賺錢的機會,台商和台幹們幾乎用盡方法,也投入大筆金錢,更揮霍歲月與健康,設法要打入上海人的圈圈中,終極目標就是打破上海人的警戒線,突破上海人的設下的各類型的柵欄,防範外來者侵入,爭奪他們既有的財富與利益。

為了拿到信任的通行證,太多台商都是外強中乾,因為在上海有來自全中國各省市的好漢,信任感的初期入門很多都是由飯局開始。

一場應酬吃下來,以酒量來計算彼此的誠意,整個晚上都在乾杯打通關,太多台商與台幹的肝與腎都已經接近要報銷維修的階段,但還是硬撐著,直到最後酒酣耳熱、稱兄道弟時,能夠爭取到訂單的承諾,開心地回家狂吐。但第2天清醒後,拿著名片打電話給對方,往往換得對方冷冷的一句:再看看,再研究研究。

於是台商和台幹就只好繼續喝酒,繼續送禮,不斷循環下去,但卻像瞎子摸象般,苦尋信任大門的通關密語。就好像小時候玩的尋寶遊戲,自己畫好地圖,慢慢地展開,有好幾條道路可以選擇,但只有一條道路才能達到終點。上海的信任之路也是如此,看似條條康莊大道,但其實每條都是蜿蜒小徑,幽深不可測,難以捉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