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睿穎陷性騷擾疑雲,24日他在住家前舉行記者會駁斥周刊報導,強調已請辭黨職,言談間數度哽咽,並用手抹去額頭上的汗水。(黃世麒攝)

請辭國民黨專案人事副主任的吳睿穎昨天出面召開記者會,他強烈否認曾對清大女學生性騷擾,還表示:「我到底強姦了誰,我已經被(狗仔)強姦了一個月。」詎料記者會結束後,面對還未離開的在場記者,他突然忍不住地說:「我最難過的是,潘小姐(藝人潘慧如)怎麼會說我們只是朋友?」

吳睿穎說,他知道報導中所謂的知情人士是誰,但應該和政治圈無關。自己的憂鬱症確實已經有十一年了,「接下來,我的時間很多。除了演講外,我會去找這位知情人士。」之前在螢光幕頻頻曝光的吳睿穎,為了自己清白,昨天親上火線,可謂唱作俱佳,一會「緊張」到滿頭大汗,一會哽咽。一現身,劈頭就問:「壹週刊有沒有在現場?如果壹週刊在現場,可不可以請你們離開,清大部分我就不再回應,如果它成為事實,應該是到法院告我。」

他哽咽地說,那女生叫什麼名字?他和清大老師回想,都不記得,每次演講完就是互留資料。他中午有跟清大的校方取得聯繫,包含當初邀請他的陳組長和學務長,校方告知,並沒有所謂的立案或成案。

昨天他還被國民黨立委羅淑蕾批評是「一坨屎」。他激動說:「我到底強姦了誰,我已經被(狗仔)強姦了一個月,連左右鄰居都受到干擾,我要幫國民黨做事,有這麼難嗎?」

他還反嗆羅淑蕾:「有這樣的不分區立委,國民黨根本不需要等民進黨攻擊,就會自己先敗。」

對於當初找他進國民黨的金溥聰。吳睿穎不改大膽作風說:「我覺得很對不起金溥聰啦!他那麼愛我,我又那麼愛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