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學測數學科命題出現「中間偏難」趨勢,今年情況更惡化到有近半數考生不到五級分,人數最多的是二級分;以百分制換算,全部考生平均只有卅二分。這樣的命題方式,嚴重打擊學生的學習士氣,難道讓考生直接放棄數學,就是大考中心命題的初衷嗎?

對許多學生來說,數學是一輩子的痛,放棄是常有的事,其實不僅學生痛苦,第一線教學的老師也感到無助。更遑論有多少學生每天放學後還得在補習班惡補數學的煎熬。而這種以考倒大多數學生的命題到底要呈現什麼?

大考中心和大學的藉口通常是,甄選名額逐年增加,學測勢必要增加難度,才有利大學篩選。但大考中心為何要被「菁英」大學「綁架」,剝奪多數人的學習興趣和成就?

命題愈來愈難,和升學制度的變革脫不了關係。近年甄選比例上升,許多「前端」大學不斷抱怨學測太簡單,愈來愈難篩選,學校必須花更多時間在面試。考生卻有更高的機率白繳報名費、浪費時間闖甄選窄門。

為避免這樣的情形,大考中心順從菁英校系,在「提高鑑別度」的旗幟下,考題越變越難。結果自然是少數菁英學生拍手叫好,為數眾多的一般學生叫苦連天。讓非明星高中、偏鄉的學生看到這樣艱澀的考題,更避之唯恐不及,在求學的階梯上,愈來愈落後。

甄選入學的初衷是要擺脫「考試選才」的窠臼,學測應該只是「門檻型」測驗,大學靠第二階段的口試、面試篩選人才。現在的狀況是,大學推卸責任,大考中心便宜行事,使學測越來越像聯考,逐漸回到過往升學考試「既得利益者」習慣的模式。

多元選才、教育改革的理想,在這些改變中,逐漸被犧牲、拋棄。政府天天喊著要消除城鄉差距、把每一個孩子都帶上來,但在最基本的教育權上,卻因大考中心引人爭議的命題方式,使絕大多數考生陷入自我放棄的境地,實在對不起學生與家長。

大考中心是財團法人,曾經接受政府捐助,但如今打著考試獨立的名義,無法接受應有的監督,高等教育掄才的決定權放在這樣一個單位手裡,只會年年製造不同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