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香團旅遊一定由進香旗導引,圖為1916年農曆2月新竹廳苗栗二堡通霄北勢庄黃煌輝的北港進香旗。(台史博提供)
「神」遊 妙妙妙▲進香團信眾簇擁搶香,彼此沒有距離。
▲祖孫一起「鑽轎腳」求平安,是媽祖團最大樂趣。
▲晚上睡大通舖,可以聊天聊個夠,也是進香團旅遊另一樂趣。(白沙屯拱天宮提供)
潦落去▲民國九十年白沙屯媽祖信眾,依媽祖指示涉水橫越濁水溪,是進香團最驚奇樂趣。(白沙屯拱天宮提供)
▲圖為日治時代進香者旅行到北港媽祖廟盛況。(台史博提供)
▲馬祖人的進香團是另類同學會,既可旅遊又與久未見面的同學把酒言歡。(曹羽婷提供)

很多台灣人的第一次旅遊經驗,是跟著大大小小的「進香團」參拜兼觀光,「三月瘋媽祖」更是台灣年度大事。而最神奇的進香旅遊行程,就屬苗縣通霄鎮白沙屯拱天宮媽祖的徒步進香,每次媽祖起駕與回鑾時間,都得事先擲筊請示後決定往返近四百公里的路程。民國九十年信眾依媽祖指示涉水橫越濁水溪,更是進香團意想不到的驚奇旅遊樂趣。

三月瘋媽祖 庶民樂無窮

跟團進香旅遊,早在日治時代就盛行,進香團是台灣庶民最火紅的旅遊團。依《日日新報》記載,「年屆三月十四、十五、十六日間,北港媽祖南北信徒隨香而來參拜者,動以數萬計」,可見進香團旅遊是早期農業社會台灣人普遍生活型態。

一九四一年太平洋戰爭爆發,進香團盛況因皇民化運動畫上休止符。迄台灣光復,進香團旅遊再度興盛,最知名非大甲媽祖的八天七夜遶境莫屬,百萬信眾以大甲鎮瀾宮為起點,徒步跨越中部沿海四縣市、廿一個鄉鎮、八十餘座廟宇,跋涉三百多公里,「三月瘋媽祖」熱潮成了台灣年度大事。

長跪鑽轎腳 神蹟感應多

大甲鎮瀾宮董事長顏清標說,許多進香團民眾是在接近絕望的困境下,把希望寄託給媽祖,他們背後大多都有一段與媽祖神蹟感應的小故事,「故事若要集合成書,會比電話簿還厚!」

白沙屯媽祖婆網站站長駱調彬則指出,「白沙屯媽祖每年有數萬名來自各地的香燈腳跟團南巡進香,包括許許多多信眾偕家人長跪鑽轎腳、接受臨陣敲定進香路線的驚奇與快樂,不是其他進香團可比擬。」

駱調彬表示,進香團體驗行走田埂、小路、快速道路,甚至涉水橫越濁水溪,活像一支訓練精良的部隊,不少人雙腳酸麻、起水泡,自嘲「行屍走肉」卻成就感十足,有位參加的老外,很感動地說「我很享受」。

到大陸進香 朝山真快活

兩岸互動漸趨熱絡後,大陸進香團也成為台灣民眾的重要觀光方式。

「六天五夜之旅,團費三萬多,住得好、吃得飽,每天進香行程穿插欣賞杭州與靈山古寺美景,完全卸下對子女的操煩,是我心情最放鬆、最開心時刻,原來人生可以這麼快活!」台北光華寺誦經團員陳翠霞,去年跟進香團參訪大陸普陀山、九華山,迄今回味無窮,期待今年四月再度跟團到大陸一遊。陳翠霞參加過許多旅遊團,也由子女陪伴出國旅遊,但都比不上進香團的樂趣自在。 馬祖天后宮進香團是兩岸小三通後第一樁宗教直航,別具意義,因許多馬祖人首次出國都是跟進香團。連江縣政府主計室主任劉羽茵說,「以前高階主管不能出國,參加進香團是唯一的方法,也因為這樣,我們去福建進香,行程裡卻會出現大理、麗江。」

另類同學會 祈福兼觀光

連江縣府主管陳小姐說,參加進香團更是另類的同學會,「不管在台灣還是大陸,同學們因為進香團而相聚,既開心又難忘。」

隨著現代旅行觀念的改變,進香團早已脫離農業社會單純的還願或宗教活動,變成許多台灣人最方便的旅遊體驗,既祈求平安也享受觀光旅遊樂趣!而且,進香團也不乏年輕族群的加入,在馬祖工作的廿七歲年輕女性曹羽婷就說:「參加進香團要擺陣頭,還可以每天跟同村好友聊天,樂趣倍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