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國家的政黨之爭,祇是內部矛盾,並非敵我矛盾,如果搞黨爭搞成敵我之爭,這種黨爭祇是幼稚的黨爭。

就形式而言,台灣的黨爭跟美國很像:現任總統都曾在一年多前以高票當選,執政黨在國會也都佔有絕對多數席次,但黨爭之烈卻又是史上少見,以至於國家陷入難以治理的困境;再加上台灣年底有五都選舉,美國有期中改選,選舉對黨爭更有擴大效應。

但就內容而言,美國的黨爭與台灣卻又大不相同:台灣的黨爭可以爭到兩黨領導像有不共戴天之仇,彼此老死不相往來,但美國的黨爭卻無礙於兩黨領導的會面與協商;台灣黨爭可以爭到敵我壁壘分明,國會投票時,兩黨議員更是唯黨命是從,一個也不敢跑票,但美國黨爭即使再爭,也有議員敢跟黨的領導唱反調。

舉三個已發生與即將發生的實例,就可以看出台、美黨爭,在內容上究竟有何不同。

第一個實例是,美國參議院日前表決一項就業法案時,每個人都預期共和黨會全數反對;再加上民主黨的麻州議員席位,不久前才意外落入共和黨菜鳥布朗之手,讓民主黨失去六十席的絕對多數控制,共和黨想當然會以「費力把事拖」的議事杯葛,讓就業法案難以過關。

但表決結果卻跌破眾人眼鏡,共和黨議員竟然有五人倒戈,讓法案意外過關,倒戈五人中第一個大聲喊「同意」的,竟然又是才宣誓就職沒幾天的布朗。

布朗的理由雖是「此刻,就業應該超越政治」,但他是保守右翼勢力出錢出力捧出來的新秀,也被視為反歐巴馬的象徵性人物,參院表決前幾天,他才在保守派行動大會中受到偶像般的歡迎,有人甚至封他為「共和黨先生」;因此他的倒戈讓右派大驚失措,右翼媒體甚至在他的照片畫了一個大大的「紅字」,罵他與民主黨私通。

台灣立法院若在表決產創條例或ECFA協議時,可以想見絕對不會有五位議員倒戈這種事發生,當然更不可能出現一個台灣版的布朗。

第二個實例是,美國參眾兩院雖然拒絕白宮的要求,在國會成立一個兩黨特別委員會,專門處理國家債務赤字問題;但當歐巴馬決定改以總統行政命令,在白宮成立一個十八人委員會後,兩黨的國會領導人卻都同意參加,並且推薦同黨人選,其中民主黨十人,共和黨八人。

歐巴馬雖然希望這個兩黨委員會,能在今年底提出一個建議方案,再送國會表決,但許多人對十比八的委員會結構,能否取得共識卻並不樂觀;但共和黨未拒絕總統的行政命令,兩黨同意共商解決國家債務赤字危機,卻是「成熟的黨爭」表現。

當然,這種事也絕不可能在台灣發生。如果馬英九決定要在總統府成立一個跨黨派委員會,希望朝野共商兩岸經貿或增加就業等議題,可以想見反對黨不但將拒絕參加,而且會冷嘲熱諷不遺餘力,最後不是祇剩下一個黨在唱獨腳戲,就是委員會根本未誕生即死亡。

第三個實例是,歐巴馬的健保法案,雖已經參眾兩院分別初審通過,但因參院的政黨席次比例改變,法案的最終版本很可能在參眾兩院協商時難產,而讓歐巴馬的健保改革功虧一簣。

歐巴馬的破釜沉舟絕招是:決定召開一個兩黨高峰會議,邀請兩黨國會議員跟他面對面辯論健保,而且這場高峰會將透過C-SPAN全程現場轉播,讓全美民眾能完整瞭解兩黨在健保上的異同。

共和黨雖然明知歐巴馬在玩一石二鳥之計,既想逼迫共和黨公開表態,又想挾民意讓健保法案不致難產,但共和黨卻仍答應赴會,因為如果拒絕就等於承認共和黨祇是為反對而反對,拿不出任何健保對策。

馬英九雖然承諾要與民進黨辯論ECFA,但迄今卻祇聞樓梯響,兩黨拼選舉拼到好像都忘了這件事。而且可以想見的是,一旦決定辯論後,兩黨又會為了前提、條件、形式等等吵個沒完沒了,結果是不辯還好,愈辯立場愈涇渭分明,黨爭也愈激烈。

美國的民主政治並非都值得學習,但他們搞黨爭並未搞到幼稚的黨爭那種地步,卻總應該學學吧!(作者為中國時報前社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