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祕書長金溥聰任用未久的行管會人事副主任吳睿穎,在被揭露曾性騷擾女大學生後匆忙走人。而重創的可能不是在野黨或同志的嘲諷,而是踐踏了用人謹慎的鐵律。

就以近日台北縣長周錫瑋宣布棄選新北市長後,媒體便報導在事後拒聽金溥聰來電,因為在事前只有兩人方知的交談內容,在農曆年期間成了報派的政治新聞,此種放話逼人走路操作,在國民黨內早就成了內鬥內行的招數,但到頭國民黨還能真心打拚嗎?

至於得到馬英九欽點前來救火的金溥聰,在急於建功下大膽用外人操刀,卻落得用人失察之譏,那以後又如何對同志要求黨紀,這又和為了搶得地方政權,和黑金派系哥倆好一對寶有何不同呢?當然馬英九也間接蒙羞。

而且退一步而論,台灣有句「留個名聲給人打聽」的諺語,這些在用人時便可用到,今日卻落得花花公子到此一遊印象,那不就是全體黨員也顏面盡失嗎?往後金溥聰下鄉輔選,光是任用此人的紀錄,便和黨產問題一樣,讓反對黨戲弄再三,往後豈能用人不謹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