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好消息是台灣錢又淹腳目了;壞消息是台灣找不到投資機會,所以銀行的存款是錢滿為患。

銀行以超低利率變相拒收大額存款,早不是新聞了。但郵局也祭出此一「差別待遇」手法,倒比較新鮮。廿年前,台灣也是「台灣錢淹腳目」,這波資金巨濤把台灣股市推上萬點,讓房地產持續飆高。

不過,這波巨濤不是只推升資產價格而已,當年正是台灣科技產業起步不久,資金巨濤讓科技業從直接金融市場取得便宜資金,因為台灣享有傲視亞洲各國的高本益比,這些資金為科技業打下發展基石。

但這次的資金潮流,除了推升資產價格外,似乎還看不到資金進入直接投資、帶動新興產業發展的跡象。台灣到底能提供什麼直接投資的機會呢?原來的科技產業已漸成傳統產業,雖仍有投資支出,但老態已露;下個世代的主流產業,是綠能、生技還是服務業?沒人知道。政府明顯是說得比做得多。

政府或許沒必要以公款投資,希圖帶動新興產業。衡諸過去歷史,除台積電等極少數例子外,政府直接投入產業,失敗遠多於成功,航太就是一個血淋淋的例子。

不過,政府在法令制度建立、人才資源培育、對未來台灣經濟與產業的願景上,總該有所著墨,引導資源與資金進入直接投資。否則,這波資金巨濤,最後留給台灣的可能只有一場資產泡沫傷痛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