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政協兩會是大陸年度政治生活的大事。在今年兩會召開前夕,透過大陸媒體的調查,我們知道反腐倡廉仍是大陸民眾最關注議題之一。新華社也選擇這個時機公布了去年底通過的《中國共產黨黨員領導幹部廉潔從政若干準則》(以下簡稱《準則》),其中提到了8大「禁止」和52項「不准」,希望再度展現大陸當局反腐的決心與力度。

眾所皆知,腐敗問題是大陸政治長期難以根治之惡瘤,官員腐敗程度與當局反腐力度的「螺旋式上升」,似已是多年來所司空見慣的現象。這次公布的《準則》,其前身正是1997年3月公布的《中國共產黨黨員領導幹部廉潔從政若干準則(試行)》。比較兩準則的內容,可以發現幾個特點。

首先,新《準則》從「必須始終抓好的重大政治任務」的角度來強調「堅決懲治和有效預防腐敗」的意義。

其次,隨著十多年來市場經濟的發展,經濟活動的演進以及政治權力與經濟資本之間更加錯綜複雜的關係,《準則》也「與時俱進」,根據社會生活和腐敗活動的「日新又新」,除了將原規定的內容更加詳盡地解釋、擴張外,還列舉了更多的「禁止」與「不准」。例如不准「以交易、委託理財等形式」謀不當利益;不准「違反規定多占住房」,或買賣保障性住房;不准干預和插手土地使用權出讓、房地產開發經營、礦產資源開發,不准干預和插手國企重組改制、兼併破產、產權交易、清產核資、資產評估轉讓、重大項目投資等;不准「搞勞民傷財的形象工程和沽名釣譽的政績工程」。

很多「不准」,可以聯想到多起重大官員貪汙案件或是喧騰一時的社會事件,如陳良宇案與「挪用或者拆借社會保障基金」;前河北省委程維高案與「默許、縱容、授意配偶、子女及其配偶、其他親屬以及身邊工作人員以本人名義謀取私利」;深圳某公安分局副局長的嫁女豪宴與「大辦婚喪喜慶事宜,造成不良影響,或者借機斂財」等。

這些新規定,的確顯示了大陸當局反腐的「有心」與「用心」。然而,這些「禁止」與「不准」要如何落到實處?《準則》提到了教育培訓,提到了「批評與自我批評」,提到了監督制度,但相信所有老百姓都會問到,這些辦法如果真的有效,腐敗為何還是屢禁不止呢?

如此繁多廣泛的規定,如果沒有政府與企業的資訊真正公開,沒有完善的官員財產申報制度,要如何真讓腐敗劣跡現形呢?如果沒有獨立而有公信力的司法制度,這些禁令又怎能真讓貪官落馬受懲呢?

《準則》訴諸的是黨紀的約束與黨風的發揚,但如果整個政治體制中民主監督的機制尚不完善,新聞輿論還沒辦法替群眾扮演好看門狗的角色,又怎能保證「從嚴治黨」的實現呢?

在《準則》公布的同日,貫徹實施《準則》的電視電話會議在北京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紀委書記賀國強在會上針對懲治腐敗提出了六大「要」,其實最需要、最要緊的反腐工作、政治任務,就是要完善民主監督、資訊公開、司法公正、新聞自由等各方面的制度,如此《準則》的規定將能真正的「令行禁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