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車接工▲浙江省義烏市一些企業老闆近日開著自己的小轎車來到勞務市場招工,如遇滿意的員工,當即開車接回工廠上班。(CFP)

這波史無前例的民工荒,以大陸沿海的傳統製造業最嚴重,珠三角更是重災區。分析認為,珠三角等傳統製造業,仍停留在低階粗工階段,工人水準普遍低落;加上薪資低廉、工作環境惡劣等因素,讓年輕一代水準較高的農民工卻步。大陸專家指出,大陸廉價勞動力時代已經過去,謀求產業升級已迫在眉間。

當前缺工潮結構,廣州市人力資源市場服務中心主任張寶穎分析,技工和普通勞工需求量較大;管理、文書等員工需求較小。以廣州為例,加工製造業集中的番禺區、白雲區、增城市缺工嚴重;商貿集中的城市缺工情形相對緩和。

供求結構失衡

專家指出,缺工潮是供求結構失衡,企業需要大量的工人,但新一代求職者學歷越來越高,普通生產工不是他們想要的工作。新生代勞動力結構的變化,不僅影響企業招工情況,也逼珠三角產業升級。

廣東省中山市金海職業介紹所總經理張建民表示,由於產品技術、結構等因素,中山市很多企業無法提高工資。想吸引人才,根本之策是產業升級和提高技術,以高技術、高利潤促發展,提供高薪酬。

深圳市當代社會觀察研究所所長劉開明認為,缺工潮將迫使珠三角如深圳經濟轉型,一些傳統企業會被淘汰,或是追求生產模式的轉換。一些勞動密集型企業可能遷移到內陸城市。

大陸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吳敬璉認為,台灣從代工廠成功轉型的經驗值得大陸學習,大陸製造業須從加工、組裝等低技術、薄利轉向研發、設計和品牌的產業延伸。

深圳大學產業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魏達志呼籲,適當調高最低工資標準,加快產業調整,向自主創新和高附加價值方向轉變,才是珠三角未來出路。

顧健康 勞工意識抬頭

除了產業升級外,年輕世代農民工的勞工意識逐漸提高,也是缺工潮的主因。

杭州一家企業招拋光工,曾向一名「七年級生」開出4000元人民幣的月薪,已比一般農民工平均月薪一兩千高出許多,但這名年輕人卻以該企業工作環境不利健康,拒絕「拿身體換錢」,足見除了薪資外,工作環境和勞工權利都是新一代農民工選工作的考量。

英國《金融時報》前南中國特派記者哈尼(Alexandra Harney)在其著作中揭露,大陸農民工為了賺微薄的血汗錢,每天在極其惡劣的環境下工作十幾個小時的慘況;加上大陸廠商普遍缺乏勞工權益,工人受傷後難以獲得合理補償,「拿身體換錢」之說並非空穴來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