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全國人大和政協會議召開在即,2010年被官方視為關鍵的一年。圖為11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10次會議。(中新社)

2010年被大陸視為關鍵的一年,除了金融風暴的陰影令領導人不敢掉以輕心外,另有一層是須為明年上路的「十二五」規畫打好基礎。3月就要登場的全國人大、政協兩會,更是討論新一輪國家戰略的主場域,至少有6大挑戰擺在眼前。

新華社在兩會召開前夕以特稿的方式,直陳挑戰的複雜和艱鉅。挑戰一是宏觀調控面臨「兩難」考驗;挑戰二是外部環境孕育潛在風險;此外,投資、消費、出口這「三頭馬車」對經濟增長的作用,不容忽視;產業發展老問題新挑戰並存,保障改善民生任務繁重,經歷了31年漸進式改革,易操作的都已上路,接著到了改革的深水區,又如何不令人如履薄冰?

宏觀經濟 面臨兩難

大陸全國政協委員、北京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說,「如果不適當收縮貸款,未來價格上漲壓力會進一步加大;如果收縮節奏把握不好,又可能帶來企業融資難和經濟下滑的風險。在抑制流動資金過剩的同時,盡量不對經濟的發展帶來負面影響,這是對貨幣政策決策上的巨大考驗。」

不僅貨幣政策,整個宏觀經濟調控都將面臨兩難挑戰。就經濟刺激方案而言,過早的退出可能造成前功盡棄,甚至使形勢發生逆轉;而在經濟回升之後不作適當調整,又可能加劇產能過剩、重複建設等原有矛盾,帶來通膨壓力加大等新問題。

今年的投資力度雖然不減,但發生質變;更加重視發展社會事業,更加重視技術創新,更加重視節能減排,更加重視啟動民間投資。

外部環境的風險仍虎視耽耽。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統計,到目前為止,20國集團成員為應對危機承諾的各類經濟刺激計畫涉及的資金總規模已逾10兆美元。但吃了加強錠後,一旦不服藥,病症又將如何?

「下一步要使中國經濟增長的首要動力由投資轉向消費,投資的主體由國有轉向民營,並繼續發揮出口在消化過剩產能和解決就業方面的作用。」大陸國家信息中心首席經濟師祝寶良強調。

保就業 民生頭等大事

而一切的努力,又與人民有何關連?對執政者而言,民生問題的房價、物價、工資、醫藥費、教育公平,更是迫切的危機。

中共中央黨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分析,保障民生的頭等大事是保就業。2010年維持就業率的穩定依然不容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