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谷歌總部宣布它們考慮撤出中國市場時,它贏來了矛盾重重、轟動性的反應。倘若不是海地駭人的地震,再沒有更引人關注的新聞了。

谷歌的撤出,既是對正在遭遇的駭客攻擊的回應,或許更是谷歌長期道德掙扎的反應。四年來,比起谷歌在中國市場的緩慢進展、微弱的市場利益(它仍遠遠落後於百度,營業收入不到全球分額的七十分之一),它所遭受的屈辱則層出不窮。除去自我審查外,它還面臨過偷稅、抄襲種種醜聞,這場羞辱的高峰來自2009年的6月,中央電視台在他三個重要的新聞節目中,同時攻擊谷歌。通過一名被訪問的大學生之口,這家全球最受人尊敬的公司變成了傳播淫穢、黃色資訊的集散地。清朝官員們集體指責留學生會導致中國倫常的敗壞,蔣介石政府相信是青年面臨「赤化」的危險,這種集團批判在毛澤東時代來到了頂峰,一群河南農民們可以集體坐在田埂上,反對蘇修美帝,拿著《人民日報》批判義大利電影安東尼奧尼,到了80年代,人們則說「資產階級自由化」、「資本主義拜物教」……這些事件都彰顯著這樣的邏輯ˍˍ所有壞的影響,都來自外部,它破壞了中國原本的純潔性,中國是受害者。

1月13日的聲明,激起了矽谷普通員工的強烈迴響,像是為技術公司找回了失落的貞潔。商業領袖的反應是微妙的,除去雅虎的首席執行官,沒有一位進行了聲援ˍˍ他們都擔心一言不慎,會給未來的拓展帶來麻煩。或許他們私下也認為,雅虎公司早已在中國市場大敗而歸,可以想說什麼就說什麼,還是失敗的最好藉口。

政治風暴襲捲中西

商界的沈默與政治與媒體世界的喧鬧恰成對比,誰都感到中國與西方的關係正處於一個微妙的時刻。在期待中國成為「利益相關者」將近五年後,中國沒準備呈現太多的合作意願。哥本哈根的氣候峰會上,且不論中國再次試圖聯絡第三世界抵制西方的,一個小插曲就流露出中國的新態度。一位中國高級官員用手指著歐巴馬出言不遜。倘若人們記得赫魯雪夫在聯合大會上用皮鞋敲桌子,聲稱要埋葬西方的話,這個微小的動作或許再好不過的「中國已經崛起」的標誌。在過去4個月裡,歐巴馬在中國問題上屢受羞辱。倘若再加上一個英國人被判死刑,異議作家劉曉波的「文字獄」,幾年以來所謂的「中國模式」在發展中國國家的廣受追捧,再加上一位記者鼓吹的《當中國統治世界時》,一個強大的、我行我素的中國形象正在形成,它不再理會西方對它的批評,它將挑戰現有的國際體系與價值觀。

最終,政治捲入了其中。希拉蕊.柯林頓開始表態,她要求中國政府更透明的調查谷歌被攻擊一事。這像是美國政府的某種反彈,在對過去一年,它對中國過分順從了。人們都記得希拉蕊和佩羅西在北京對人權避而不談。只希望中國能在金融危機和氣候問題上,能夠合作。

中國無視人權批評

而沈默了多日的中國政府也終於表態。谷歌最初的聲明,像是打到了棉花牆上,但是希拉蕊的發言則引來了強烈的反擊。似乎因為谷歌還不值得反擊,或者是經過將近兩周的時間後,中國政府內部也終於達成了一致的意見,尋找到一致的措辭。一場聲討開始了。

梅鐸說的「數位文藝復興」,在中國政府的發言人與官方媒體中,變成了「數位霸權」與「資訊帝國主義」。在所有的回應中,再沒有一句比「中國互聯網是開放的」更驚心動魄的了。很多人還記得喬治.奧威爾創造的名言,「戰爭即和平」、「自由即奴役」,如今也加上一句「審查即開放」。

(作者為專欄作家、出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