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的經濟發展路線其實有極大相似性,都是先藉由農業生產力的提昇釋出農村勞力到工業部門,再善用外資與技術輸入所協助取得的國外商機,並且能逐步累積生財資產與增強社會積極性。

在一連串土地改革與農業機械化的努力後,1950年代的台灣轉而以初級加工與家庭代工的方式來活絡生產活動,舉凡服飾、鞋類、玩具、製傘、和消費電子等產品組裝無一不作,也無一不成為台灣創匯獲利的出口暢銷品。

嗣故總統蔣經國於1987年宣布開放大陸探親政策,當時紅極一時的探親錶不僅是禮輕人義重的返鄉伴手禮,也適足反映出兩岸經濟實力的懸殊差異。當年探親錶能風光登陸,既彰顯出台灣物質生活的水平,也是那個階段台灣出口製造能力的典型代表。

台灣製錶業榮景不再

如今手提電腦和手機的設計越來越輕巧,但是精品機械錶卻越來越笨重。當瑞士鐘錶廠以時尚和珍貴性,重啟全球錶業市場的生機時,值得玩味的是台灣卻在這個風潮中消聲匿跡!像是走時尚流行風格的SWATCH手錶,它的技術門檻並不高,其實早在80年代台灣錶款的設計人才也曾經供應充裕,但卻在組裝個人電腦成為新顯學時,整個製錶業也從台灣平空消失。

對照起最近引起廣泛注意的大陸山寨版手機,在盛極一時之後因為競爭激烈,再加上該類型產品是屬於經濟學理上所謂的「酸檸檬市場」,各別廠商在無力彰顯自家品質的優勢下,導致產品良莠不分,讓消費者的付費意願也低。在零組件的成本和銷售風險高,但是獲利卻偏低的處境下,根據英國金融時報的報導,大陸業者已經開始改頭換面。最近深圳的手機業者開始投資無塵室的裝配線來強化品管,並且把產品做認證檢測,以發展自有品牌來提高售價和利潤;甚至於考慮到印度直接去生產,希望在大陸山寨手機最大的出口市場上發展為合法供應商。

永續經營的品牌路

這些努力代表著大陸業者對於生產機遇的調適與決心,是有長期經營意願,而且選擇以面對市場考驗的方式來因應。這明顯有別於台灣廠商的一般習性是在「打帶跑」,台灣廠商擅長以擦邊球的方式冒然搶進,慣於在相對獲利高的初階組裝上不斷轉進,圖的是突然釋出的快單暴利,和相對低的銷售風險,卻因而失去在特定產品上建立市場能見度與消費者認同的機會。

品牌和口碑的建立是需要花費心力的,人才的養成費用也只有在長期經營下才可能回收。

一言以蔽之,過去台灣廠商的靈活與短線獲利的心態,使我們在全球競爭的態勢下雖然贏得戰役卻輸掉戰爭!當追求台灣精品的努力成為全民新共識的時候,我們也不應輕易忘記過往的失誤,台灣加油!(作者為台灣大學國際企業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