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段時間,中國朝野開始對中國的國際定位展開激烈的辯論。討論中國的國際定位,必須明確以下幾個方面的問題:首先,如何確定大國和強國的內涵和外延?假如按照經濟總量計算,那麼,中國也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大國。可是,假如按照人均生產效率計算,那麼,中國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弱小國家;假如按照人均國民生產總值來計算,中國在世界排名跌落到100位以後。這樣的國家怎能稱之為大國呢?

大國之定義

更重要的是,衡量一個國家的經濟實力,不僅要看政府的經濟實力,同時也要看居民的經濟實力。實行不同財政政策的國家,經濟實力是完全不同的。中國是一個典型的中央集權制國家,上個世紀中期實施分稅制改革之後,絕大部分稅收上繳中央政府。所以,中央政府可以「集中力量辦大事」,在中國的核心城市建設一座座令人瞠目結舌的高樓大廈。這些美輪美奐的建築,很容易讓西方國家產生錯覺,以為中國是一個典型的經濟大國。其實不然,中國城鄉之間的貧富差距已經越來越大,中國的廣大農村地區相對貧困人口非但沒有減少,反而有進一步增多的趨勢。即使在中國的城市,貧富之間的差距也是顯而易見的。極少數人擁有絕對數量的財富,而絕大多數人由於缺乏社會保障,很難進入中產階層。

總而言之,衡量一個國家是否強大,不能僅僅看經濟總量,也不能僅僅用人均GDP來衡量,而應當考察這個國家的綜合競爭力。

大國之標準

所謂國際大國,在筆者看來至少應當符合以下基本標準:首先,必須建立與財富分配相適應的國家憲法體制,每個公民都可以參與國家資源的配置,參與決定國家的公共事務。其次,整個國家的組織架構應當是科學合理的,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的財政分配,由憲法來決定,地方政府之間只有協作關係而沒有競爭關係。第三,中央政府的宏觀調控必須受制於國家的法律,在沒有經過立法機關批准之前,政府不得實施宏觀調控,改變資源配置方式和整個國家的經濟走向。

第四,中央政府的權力受到絕對的約束,除了國防、外交等少數權力之外,中央政府不得對地方經濟事務指手畫腳,更不能無償調撥各個地區的經濟資源。第五,地方政府是建立在社區自治基礎之上的國家機關,地方政府官員不得損害社區居民的利益,地方政府的每一項決策都必須徵得社區居民同意,地方政府不得以公共利益為理由,隨意處分居民的財產。

按照上述標準來衡量中國的國際定位,我們不能不這樣描述:中國是一個正在崛起的國家。作為一個新興的市場經濟國家,其經濟仍然處於十分脆弱的狀態。雖然近些年來中國經濟持續發展,但是,由於中國的經濟結構存在嚴重問題,收入分配差距日漸擴大,所以,中國經濟面臨非常嚴重的問題。在這種情況下,中國既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大國,也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強國,而是一個靠著勤勞積累,購買其他國家債券提高自身形象的國家。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中國或許剛剛擺脫傳統意義上的殖民地國家形象,但是,由於外貿依存度過大,所以,中國是一個處於中下游地位的國家。

(作者為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社會發展研究中心主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