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各地遭遇用工荒。圖為武漢企業代表在排隊等待分配招聘攤位。(新華社)

評論解讀大陸「用工荒」正在演變成全國性問題,同時亦存在就業難的問題。大陸專家學者紛紛發表評論文章指出,要解決用工荒和就業難,產業結構必須轉型和升級。

一直以來「人口紅利」都被認為是造就「中國經濟增長奇跡」的重要源泉。然而我國勞動力供給已發生由「無限供給」變「有限剩餘」的重大轉折,從表面上看,經濟回暖、訂單回升以及農民工意識的「群體性覺醒」是愈演愈烈「缺工潮」的導火索,但更深層次的原因則是中國傳統依靠低成本紅利創造的經濟結構和勞動力結構已走到盡頭。

根據中國社科院統計,2009年勞動年齡人口比例達到72.35%峰值,之後直接的「人口紅利」總量將步入下降通道,預計2030年將下降到67.32%。傳統意義上的數量型「人口紅利」逐步消失預示著,僅僅依靠增加生產要素投入的方式將不能維繫經濟的持續增長。

當前我國勞動收入在初次分配中出現「三低現象」:一是勞動收入在國民收入中所占比例低;二是勞動者報酬增長持續慢於經濟增長,其占GDP比重不斷下降;三是勞動要素在企業內部分配中的比重低。

從長期看,一方面,低勞動力成本嚴重制約了我國產業升級和技術進步。另一方面,勞動者所得太低必然導致整個社會收入結構不合理,進而導致市場和生產結構的不合理,使社會生產資源得不到合理有效配置。再一方面,過低的收入水平導致內需不足,影響國民經濟的持續穩定增長。我們必須正視勞動力價格的現狀,實現從粗放式勞動力價格優勢向集約式技術優勢的轉變。

對於廉價勞動力時代即將遠去我們還需理性看待,一方面勞動力成本上升意味著勞動力需求開始從增量粗放擴張向存量結構提升轉變,通過教育深化和技能培訓提高勞動生產率,保持和延伸中國產業的競爭優勢,通過養老保障制度安排創造新的儲蓄源泉,以及通過勞動力市場制度安排,擴大勞動力資源和人力資本存量,中國經濟的內生動力將更為持久。另一方面,也表明低價勞動力無限供給格局將發生深刻變化,中國正進入生產要素成本周期性上升的階段,這種變化是歷史性的。特別是國家已經明確在「十二五」期間要著力調整資本要素所得和勞動要素所得間的比例關係,盡力提高勞動報酬在國民收入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對於中國內需型經濟轉型意義更為深遠。(摘錄自《上海商報》2010-2-24,作者張茉楠為國家信息中心經濟預測部副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