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托機構的教師是否有相關師資證照,是否能夠負擔起學童生活照護的責任,令家長憂心。(新華社)
▲午托班是大陸經濟發展、雙薪家庭劇增後的衍生事物。(新華社)
「午托班」一般負責供膳和歇息,也有些附設課輔。(新華社)

正逢開學時節,大陸中小學校門口也出現了「午托班」接送身影;孩子們是要去接受「延伸的學校教育」,還是去家與學校之間的過渡站?

近年來,隨著大陸經濟飛速發展,「午托(午間托育)班」成為一種新興事物,在各大城鎮悄然誕生。和台灣一樣,這些午托班有效地為雙薪家庭分憂解勞,並部分地承擔了家庭教育的責任;但另一方面,由於法令闕如,午托班也成為三不管地帶,問題叢生。

三不管地帶 多「黑午托」

大陸比較有規模的城鎮,幾乎都有數十家午托機構,甚至僅一所中小學附近就有六、七間「午托班」。部分地區午托班已存在十多年,但官方幾乎都沒有管理法規以及專責機構,有的午托班是由企業、社會團體設立;有些以「家政公司」名義註冊、或是僅僅取得了衛生部門頒發的衛生許可證;有的是補習班、幼稚園兼辦;還有學校自行成立午托部;甚至有城鎮居民什麼證件也沒有,做起「個體戶」,在自家門外掛上牌子就開起「黑午托班」。一時間,「午托」成為「校園經濟」最兇猛的一股浪潮,在中小學校周圍湧動。

隨著「午托」產業的壯大,「午托」的內容也從原先單純中午接送、供應午餐和午休,轉變為兼具課業輔導功能,更有午托機構自豪地表示:「午托班是學校教育的延伸,是學校的助手、家長的幫手!」陜西省渭南市一所頗具規模的午托機構負責人便說,目前幾乎所有午托機構的日托和周托都附設課輔,該機構還設置了多媒體語音學習室。

家庭式午托 軟硬體都缺

費用部分,由於地區不同、機構不同,價格也有不小差異。不過若以台灣較熟悉、且經濟相當發達的深圳為例,約可分為三種價格:學校午托部一學期約1600至1800元(人民幣,下同),一次繳清;校外午托班約每月300、400元,每月收費;家庭式「午托」約每月200、300元。一般而言由於家庭式午托最「陽春」,只供午餐和休憩,且多為地下經濟,管理最混亂,因此最便宜;校外午托機構則多半附設課輔師資及設施,課輔費有的直接加進了午托費,有的單列出來,讓家長自行選擇。

午托班雖然解決了雙薪家庭的燃眉之急,但問題也逐漸突顯,並以家庭式午托首當其衝。近幾年早有大陸媒體直擊家庭式午托現場,發現家庭式午托最大問題就是「擁擠」。由於房租是午托班最大的支出,為了降低成本,個體戶業者一般租個兩房一廳,就要容納20、30個孩子。媒體並發現有「黑午托」在不到24平方公尺(約7.2坪)的房間裏擺了4排大桌子供孩子用餐;又如休憩空間,是在狹小且光線暗淡的一般單人房間中硬擠下五、六張上下鋪床,學生活動空間狹小。

單人房 擠六張上下鋪

此外,午托班很重要的功能是供應午餐,但由於缺乏法令規範,不只是家庭式午托、也有午托機構往往煮一大鍋麵就打發20、30個孩子,不僅午餐品質低劣,量也不足。廚房衛生與否,僅憑業者良心;沒有營養師調配,也沒有相關部門提供營養食譜。

家庭式午托的安全設施更是堪虞,許多業者租了一般民用住所就開起「午托」,而民用住所往往只有一個安全通道,且沒有消防設施,萬一發生火災等災害,學童無路逃生,後果不堪設想。

最後在師資部分,不論是家庭式午托或午托機構,負責教師是否有相關師資證照,是否能夠負擔起學童生活照護的責任,這部分也缺乏監督機制。

管理真空 亟待跨部協商

「這是一個無組織的群體,是一個漂浮在『管理真空』的游離原子,」一位午托機構負責人表示,巨大的市場需求,使午托業逐漸成為一種市場,甚至在不久的將來會成為潛力巨大的「朝陽產業」,因而午托業的規範化管理和運作一定要跟上;從准入到執行,建立起一個行業標準。

目前大陸各省從民間到官方,對午托班已累積不少討論,他們大多同意,午托班的各種問題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發現,比如午餐營養不均衡,長期下來將造成孩子營養不良;從業人員的素質不高,可能帶壞或傷害孩子等等。官方有責任管理、引導這個行業,並且由教育、衛生、工商等相關部門,協商解決證照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