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不少安親班有課業補習、才藝學習等功能。(蔡明德攝,資料照片)
▲雙薪家庭成為台灣重要的社會結構,放學後許多學童前往安親班。(王遠茂攝,資料照片)
▲放學後何處去?不少學童奔赴安親班,安親班甚至部分地取代了家庭功能。(蔡明德攝,資料照片)

台灣的安親班替代了一部分的家庭功能,但安親班教師也憂心忡忡發現:不陪伴孩子的家長愈來愈多了。

有別於大陸午托仍深陷於法規不全的「硬體」問題,台灣安親班大致已制度化;不過,近年來台灣家庭教育不佳、親子疏離淡漠等「軟體」問題,安親班身處第一線,教師感慨良多。

弱勢家庭 孩子丟安親班

一位已有近10年資歷的大同區安親班教師表示,這幾年來親子關係逐漸下降,感受非常明顯:「舉例來說,大概五年前,許多父母下午六點就急急忙忙來接孩子,即使小孩功課沒做完也會接走;現在父母常常拖到七、八點才來接人,有時人都來了,看到小孩功課沒寫完,說『等小孩寫完再來接』,轉頭又回家了。」

會造成孩子滯留安親班的情形,她分析,首先是家長素質下降。由於該區有不少單親家庭或外籍新娘,或是父親學歷也不高,所以不希望孩子把功課留到回家才解決。其次是父母管不動小孩,只好請安親班老師扮「黑臉」監督功課。

還有的是家長工作忙、或是不願意陪伴小孩,「簡單講,家長認為錢交給安親班,安親班就要負責盯好孩子功課,他們下班回家累都累死了,不想操那個心,最好小孩回家只要洗澡睡覺。」

最誇張的是有一次一個孩子功課怎麼都寫不完,隔天是周末,安親班教師向家長表示很晚了,乾脆帶孩子回家洗澡睡覺,家長居然也無所謂地同意了。

獨生子女 安親班找溫暖

最後是小孩自己不願回家,「沒辦法,現在很多獨生子,家裡無聊、沒兄弟姊妹、沒溫暖,回家就是爸爸守著電腦、媽媽守著電視,還不如安親班比較有家庭般的互動,」讓教師唏噓不已。

行為有問題的孩子,背後通常是一個有問題的家庭。「近幾年父母愈來愈沒有陪伴小孩的意願,把小孩丟給安親班,結果就是小孩言行愈來愈粗魯!」這位教師回憶,幾年前她遇過一位學生,父親是台商,很少回家,「這個孩子把我改過的作業又偷偷改成錯的,媽媽跑來指責我;說穿了孩子只是要引起媽媽注意,想要媽媽贊同她。」

教不動特教兒 教師憂心

家長不陪伴孩子,又期待安親班「搞定」小孩功課,每逢月考總讓教師們「上緊發條」。還有的孩子明顯能力較差,功課教不會;或是行為有問題、影響班級秩序。

教師們也曾私下討論:安親班學生成分複雜,怎麼不成立特教班?「問題是,學生是安親班收的,安親班以營利為主,不可能過濾學生;何況有哪個家長願意讓自己的孩子冠上『特教』之名?」因此教師們還是必須「苦撐待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