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來不易▲大連以居住證取代暫住證,一位在此工作多年的外來務工人員,高興地拿到了居住證。(新華社)
城市弱者▲廣大的農民工是大陸城鄉有別的戶籍制度下弱勢的一群。(新華社)

大陸的戶籍制度與社會福利緊密結合,但隨著經濟的迅速發展,弊端逐漸顯現。目前已有13省市區取消城鄉戶籍畫分,但北京、上海等大城仍躑躅不前,北京一官員更表示,戶籍改革須有利益驅動,進展才會快。

大陸戶籍制度自50年代開始實施,區分為「農業戶口」與「城市戶口」,近年來,城鎮缺工,大量的農民工湧入,對傳統的戶籍制度形成重大考驗。這些「黑戶」雖然繳了稅,卻因入不了城市戶口,無法享受應有的社會福利,而地方政府對於人口流動的掌握,也出現盲點。

農工入城 無社會保障

大陸的城市與農村戶口,在就業、教育、住房和社會保障等方面,待遇截然不同,農村戶籍要變為城鎮戶籍,樊籬有如高牆。以北京為例,《經濟觀察報》報導,做室內裝潢的劉二龍在北京已待了11年,但他還是只能讓女兒劉春梅在湖北老家出生,因為他的戶口在湖北,因此,在北京並不享有醫療保險,而北京高昂的醫療費用讓他望而卻步。

劉二龍今年33歲,一個月能賺4000元(人民幣,下同)左右。他沒有享受過城市的醫療和其他社會保障。由於沒有北京戶口,他不能在北京買經濟適用房(相當於台灣的國宅)。而他只是北京市百萬外來農民工中的一個縮影,戶籍堅冰讓他們的融城之旅格外艱難。

但戶籍的門檻雖高,依然阻擋不了大量流動人口湧入北京。2008年奧運會召開之前,鳥巢、水立方的興建刺激了更多像劉二龍這樣的人來北京淘金,他們願意長期居住在這裏,甚至舉家遷入。

中國人民大學的一項調查顯示,北京的流動人口已經達到350萬,其中很多人已在北京待了5年以上。

不但農村的人到城裏來,中小城市的人也到大城市裏來,大量的流動人口給北京的治安環境和資源分配等都帶來了壓力。北京市公安局戶籍科一位官員表示,「不面對不行,面對又是『老大難』問題。」

教育買房 都無優惠

中國人民大學人口學系主任段成榮認為,戶籍制度是發展市場經濟的障礙,不僅阻礙了農村人口向城市的自由流動,也阻礙了他們和城市的融合。因為無論農村人口在城市裏生活了多久,依然無權享受城市居民的社會保障。

據劉二龍表示,如果自己擁有北京戶口,僅孩子9年義務教育就能省下13200元。再參加「一老一小」醫療保險,僅年付100元即可獲得17萬元的大病醫療保障;一旦失業,全家四口還能領取北京市每月300多元的低保金。「最為優惠的是,還能申請一套90平方米的經濟適用房。」

據了解,自2006年起,大陸已有河北、陝西、山東、遼寧、福建、江西、湖北等13個省、市、自治區取消了城鄉二元戶口畫分,然而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卻絲毫不為所動。

一般認為,它們不願開放戶籍最大的原因是,擔心會有很多人湧進,造成資源不足,地方財政無力負擔。中國人民大學農村發展研究院教授白南生則認為,「戶籍放開、大城市就會人滿為患的情況不會出現,因為現在該來的都來了,只是法律上不承認而已!」

戶籍綁利益 落戶難

北京一官員表示,中國的改革一般都需要利益推動,北京的戶籍改革如果背後有利益驅動,那麼進展就會很快。

事實上,當前大陸戶籍人口早已失真,上海等部分大城市的戶籍人口便出現了零增長或負增長,但城市人口卻在膨脹,這說明戶籍制度不足以反映城市人口的實際情況。

北京戶籍有多夯?據一位河南來京的農民工表示,顯性經濟利益逾百萬元;另有一位剛從研究所畢業的女生,她找到的第一份工作年薪高達17萬元,但卻被她拒絕了,理由是公司無法保證提供北京戶口。

她表示,北京戶口所捆綁的利益才是她最關注的,比如養老保險領取、辦護照、准生證都涉及戶口問題,更重要的是,孩子將來能在北京落戶。

她進一步指出,沒有北京戶口,想進國營事業就不容易。她的一位好友要找研究院之類的工作,卻發現多數用人單位會要求有北京戶口。

城鄉差距擴大

一項統計資料顯示,全大陸目前已有1.4億流動就業的農民工。城市對農民工經濟制度上接納,但社會制度上卻不接納,這一矛盾導致了城鄉差距不但沒有縮小,反而進一步擴大,最關鍵的原因在於戶籍制度沒有進行改革。

大城改革 開始法制化

有鑑於戶籍改革的迫切需要,原本文風不動的北京也做了微調。2009年12月,北京市綜治辦副主任苗林表示,北京正進行暫住證改為帶有電子晶片的居住證調研,力爭2010年立法。居住證將集納個人基本資訊,並附加社會服務功能,以吸引流動人口主動辦證。

他還透露,北京將借鑑上海、深圳、嘉興等地的經驗,將戶籍人口及流動人口全部納入管理與服務範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