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和90後農民工渴望成為城市的新市民,30年後農村只剩4億人。圖為安徽阜陽站2月12日出現的返鄉過年的農民工。(新華社)

隨著大陸城市化加深,農村經濟研究部部長韓俊日前指出,30年後農村人口將由目前9億減至4億人。80後和90後農民工渴望成為城市的新市民,要求與城市居民有同等權利。

《新京報》報導,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黨組成員、農村經濟研究部部長韓俊透露,根據最新人口普查,目前純農村人口為7.2億,這不包括已經離開農村到城鎮居住半年以上的人口。

新城鎮人口爆炸性成長

韓俊說,還有兩種農村人口統計方式,一是包括縣城在內的所有縣以下有農村戶籍的人口仍維持9億人。按已離開農村但戶口仍在農村的農村人口計算方式,這個數字應在8.5億以上。

從城鎮人口的角度來說,農村人口進入城市帶來新城鎮人口爆發性增長。韓俊表示,過去30年來,大陸城鎮人口增加4億人。目前中國城鎮人口規模已達6億人,其中的27%是在城市工作但戶籍仍在農村。即每4名在一、二、三線城市居住的居民中,就有1位是農村人口。韓俊預期,農村向城市的人口遷移不可避免,預計30年後,中國農村將只有4億人口。

用工荒因制度不合理

「三農問題」專家韓俊依最新研究指出,農民工約有2.3─2.4億人,80後農民工群體占一半左右,90後有4000多萬人,其中離開家到較遠大城市農民工有1.4億至1.5億人。目前地方的戶籍改革只是表面化,沒有涉及深層次,沒給農民工與本地城鎮居民同等的購房、教育、社會保障權利。

韓俊表示,當前戶籍改革主要在中小城市進行試點很正確。因為現在農民工雖然在大城市打工,但從他們更希望在中小城市生活,這由工資水準決定。以他們現在的工資,工作一輩子也不可能在大城市買房。

對沿海地區的用工荒,韓俊認為,最主要原因是工資低,勞動強度大,用工制度非常不合理,企業可以隨時解雇農民工,農民工在大城市打工非常沒有安全感和保障。

他舉例1名家在安徽的農民工以前在沿海城市的製造業企業工作,在相對落後產業從沿海轉移內地,他留在當地的工資只比沿海城市低300元人民幣,但是他不必付高昂的房租、生活費用,幸福感會增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