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模工潘豪傑從小四處漂泊,對父親一點印象都沒有,靠親戚接濟長大,沒想到再聽到父親的消息,竟是要他協助指認冰存七個月的遺體,但小學沒畢業、以打零工維生的他生活早已捉襟見肘,根本無力處理父親後事。

去年七月下旬,由南投縣政府安置在傑瑞安養中心的路倒遊民潘金城,因咽喉癌病故,沒有家屬指認遺體,冰存在殯儀館迄今。

潘金城的戶籍設在竹山戶政事務所,根據戶籍資料,他有個非婚生獨子潘豪傑,只是行蹤不明。縣府社會處和南投警方分頭協尋,有如大海撈針,因為潘豪傑的戶籍設在台東縣太麻里鄉,卻未實際居住;經過查訪,得到一個台中縣的地址,詢問自來水與台電公司,這個地址卻沒有任何用水、用電記錄,真實性存疑。

南投警分局偵查隊展開尋人大作戰,先找到潘豪傑的堂弟,昨天下午終於在台中縣外埔鄉一處工地,找到潘豪傑本人,隨即請他到南投協助指認,也揭開他的身世滄桑。

卅七歲的潘豪傑說,他在花蓮出生,然後被送回竹山依親,與祖父、母同住,後來跟著阿公、親戚四處遷徙,由於次數頻繁,也不記得住過那些地方,最後連小學也沒有畢業;戶籍會設在台東,是因為後來跟著姑姑,姑丈留給他一間蓋在國有地上的鐵皮屋。

潘豪傑退伍後,繼續漂泊生涯,五年前,因為「做工仔伴」娶越南籍妻子,居間介紹娶妻,只在越南岳家宴客二桌,返台也沒有辦婚禮,現在已有兩個兒子,都跟著他和妻子「逐工地而居」。

由於潘金城行蹤飄忽,潘豪傑輾轉依親,父子沒見過幾次面,潘豪傑坦言,他對父親沒有什麼印象!但既然父親往生,他希望將後事辦圓滿,只是他四處打零工,生活捉襟見肘,還要養妻兒,一時也不知如何籌措殯葬費。

昨天下午,潘豪傑指認潘金城遺體後,南投檢方隨即核發死亡證明書;南投縣社會處表示,將協助家屬辦理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