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來自新加坡的電子郵件、一個名字、三個舊地址,牽起一段長達七十年、幾已被遺忘的姊妹之情!一名自小被送養到新加坡的婦人,昨日陳情市長信箱,希望警方協尋從未謀面的妹妹洪珠娥,警方隨後找到洪婦,乍聽只曾出現在母親口中的姊姊跨海尋親,洪婦又驚又喜,警方將全力促成姊妹相見。

台北市市長信箱昨日接獲一封來自新加坡的陳情函,寫著「我是幫我外婆找一位住在台灣的親人,我的外婆從小就被爸媽帶到新加坡生活,現在年紀已大,很想念他的姊妹,她告訴我,她想找她的妹妹,因為電話也換了,我們只有她的地址和姓名。」

信中還提及,這名婦人名叫洪珠娥,地址則有三個,分別是北市萬華區西藏路一百廿五巷十九號、莒光新城六棟五樓、社子十九街廿七巷三號。但士林分局戶口組小隊長歐宗勳循址查訪,卻發現社子地址早已夷為平地,萬華住處也早已無人居住,原以為尋人任務觸礁,卻在依姓命查詢後豁然開朗。

歐宗勳查出,設籍金門的婦人洪珠娥今年七十六歲,與新加坡老婦年齡相仿;更令人意外的是,洪婦遷入金門前的住址,與新加坡老婦提供的萬華地址僅差十號,研判洪婦就是協尋對象,經金門警方協助得知洪婦近日返台住在北市大直,趕緊向洪婦兒子張仁傑求證,得到印證,跨海尋人任務宣告成功。

張仁傑昨接受訪問表示,許多年前曾聽母親提及有個阿姨在新加坡,但因素未謀面、分隔太久,幾乎已經忘了有這個阿姨,接到警方查證電話,第一時間還以為遇上詐騙集團,後來才猛然想起這段塵封往事,趕緊向母親報告。

張仁傑說,母親近年身體微恙、容易激動,一聽到新加坡阿姨要找她,也以為是遇到詐騙集團,冷靜後才娓娓道出一段故事。

張仁傑說,母親多年前從外婆口中得知有個姊姊小時候被送養到新加坡,而舅舅六十年前因戰亂輾轉逃到新加坡曾與阿姨碰面,但雙方的接觸僅止於此,七十年後幾乎忘了阿姨的存在。

張仁傑說,父母親均是金門人,後搬到北市社子、萬華,與新加坡婦人提供的線索不謀而合,他相信真的是新加坡阿姨來尋親。但一切來得太突然,讓母親感到又驚又喜,沒想到事隔數十載還有來自海外的想念,心情久久無法調適。

張仁傑說,母親年事已高不宜遠遊,但希望親眼見見這名姊姊,而且金門宗親情感相當濃厚,只要身體健康允許,將全力促成母親與阿姨見面,他已請警方繼續協助聯繫阿姨,安排見面認親,讓兩名分隔七十年的姊妹一解相思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