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耀故里▲海外奮鬥有成的金門華僑在故鄉興建大洋樓,留下歷史的見證。(李金生攝)

「落番」對金門人來說,是一個十分沉重,卻又滿載鄉情的歷史名詞。一九二○年以後,在家鄉謀生不易的金門人,取道廈門轉往南洋各國打拚,只有十公里的金廈水域,潮來潮往的一灣淺水,承載金門人無盡的悲歡離合。

他們不是隨意遠赴異鄉找尋出路,而是依靠早一步赴海外落腳的親人或鄉親,如小金門人多前往汶萊、珠山村人多前往菲律賓、安岐村人多聚居泰國。

有人賺大錢風光返鄉蓋洋樓、學校和修宗祠,但也有人抑鬱潦倒,甚至於客死異鄉,終身未曾再重踐故土。

知名藝人吳尊就是來自汶萊的金僑,因為旅外鄉僑估計逾七十萬人,金門還有一個很特別的「華僑協會」專責聯絡鄉誼。

老家在金城鎮南門街附近的「阿東伯」,十三歲隨著「走日本」的雙親,遠赴印尼泗水投靠經營「九八行」的大伯父。雙親因為水土不服,不到一年相繼病故,留下他一人中輟學業,後來從捆工作起,卅歲就有自己的小商店,自力更生成家立業。六十多年後,當他摸索似曾相識的紅磚小巷子,找到回家的路時,卻從同輩的老人口中,獲悉其他親人早已搬離斑駁傾圮的雙落古宅,一時讓他老淚縱橫。

印尼金僑第四代黃延順就幸運多了,他在民國九十二年隨青年華僑訪問團返鄉尋根,以流利的華語表示,他的曾祖父是「黑面宙仔」,只知道住在水頭村,但不曉得確切住址?由於「黑面宙仔」是民初到印尼麻里吧板謀生,有「半山富」之譽的傳奇人物黃廷宙,馬上引起村民的注意,帶他回到建有防盜槍樓的老家與親人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