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建中
插圖

雷根時的國務卿海格上星期六(二十日)死了,得年八十五歲,這位軍人出身的外交家擔任國務卿雖然不到一年半(見圖,美聯社),但對台灣卻造成極大的傷害,那就是他主導和中共所簽的《八一七公報》。儘管這個公報在一九九二年老布希總統決定出售F-16戰機給台灣後,已名存實亡,可是後遺症依然陰魂不散,目前台灣想向美國購買較為先進的F-16C/D型戰機而不可得,小布希總統批准出售的潛艦遙遙無期,都和《八一七公報》不無關連。

說海格是《八一七公報》的罪魁,絕非厚誣他,我們只消翻翻雷根的自傳與回憶錄(An American Life)、《洛杉磯時報》記者孟捷慕(James Mann)所寫的《轉向》(About Face)、《紐約時報》記者邰培德(Patrick Tyler)寫的《長城》(A Great Wall)等書,即可發現海格的罪狀斑斑可考,一目了然。不見得海格有意置台灣於死地,而是他的「聯中制俄」戰略觀在作祟,雖說海格的戰略思想和尼克森、季辛吉一脈相承,只是尼、季把聯中當做手段,而海格則視聯中為目的,那麼犧牲個小台灣根本無足道哉,甚至是應付的代價,《八一七公報》就是這一代價。

在國務院中國科長羅普(Bill Rope)、亞太事務助卿何志立(John Holdridge)聯手推動下,海格原來給雷根的建議是完全切斷對台軍售,這是中共一直逼迫美國接受的條件,幸好被雷根拒絕,否則後果不堪設想。中共外長黃華在迫使美國停止對台軍售上節節進逼,結果反而自食惡果。

一九八一年十月下旬黃華由海格陪同去白宮晉見雷根,黃威脅雷根說,美國不但要終止對台軍售,談判期間也不得賣武器給台灣,否則後果自負。這一下惹惱了海格,白宮會談結束後,海格把黃華召到國務院,拍著桌子指責黃華威脅美國總統,並明告黃:「沒有總統能定一個切斷軍售的日期」。海格質問黃華到底想不想解決問題?

面對暴怒的海格,一向慣於和美國針鋒相對、極盡刁難能事的黃華,此時也有些驚呆了,變得語氣緩和下來。黃說他沒料到海格會反應如此強烈,接著展現了談判的誠意,透露中共領導階層已決定對台採取長程的和平政策,只是基於主權的考慮,不便公開宣布,更沒法向美國提出具體保證。

海格一度當著雷根的面,揚言假使對台軍售的問題不如他意的話,他會帶人上街遊行,公開譴責總統,雷根聽後忍了下來,沒說什麼。不過雷根在回憶錄中說,海格任內第一年,數度威脅要辭職,都被雷根勸說擋了下來,一九八二年六月時,海格故技重施,雷根終於忍無可忍,接受了辭呈,六月二十五日雷根在日記中寫到:「如釋重負…他(海格)給的唯一理由是外交政策上有歧見。事實上,唯一的歧見是究竟我制定政策、還是國務卿」。

雷根和海格的歧見當然包括對台軍售的歧見在內。但海格下台後,完全忘了他曾主張切斷對台軍售,居然為了做台灣的軍火買賣代理人,竟巴結起台灣軍事採購團團長果芸將軍,有一年還參加了雙十國慶酒會。一位曾參與《八一七公報》有關文件起草的前國務院官員對我說過:「像海格這樣的長官,我毫無尊敬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