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我國援贈巴拿馬的救難專機被挪用為總統專機事件,外交部特別向監察院進行了報告,監委指責此事分明是被敲竹槓,但也呼籲藍綠兩黨應在外交上一致對外,這不僅是監委的想法,其實也是全民共同的心聲。

說實話,這次專機被挪用事件,台灣確實吃了悶虧。雖說當初是捐贈做為救難等多方面用途,但巴國總統堅持自己有需要用──包括必要時搭機勘災以助效率,既是送出去的禮物,台灣好像沒有硬討回來的權力,也很難強制對方總統如何使用。如果巴拿馬國會或司法機構要追究,台灣可以配合說明原委或提供資料,除此之外,能主控的事項就不是那麼多了。何況,拉丁美洲國家的政治發展和政客品質,很多和先進國家還有一段距離,有些上下其手濫權舞弊的事,台灣也並不認同,尤其如果是援助被A走,台灣還落個壞名聲的話,更是嘔到一個不行。但一方面不希望撕破臉引發報復,二方面也覺得政客們都差不多,得罪了這個也沒有其他比較好的人選,如果事情不是非常嚴重,那還不如維持一個在可容忍範圍內的關係。因此外交部的反應,低調中有些無奈。

其實,自從兩岸展開「外交休兵」後,雙方都遵守不挖對方邦交國的默契,幾個想跟中共建交或兩頭喊價的國家,都碰了一鼻子灰,在這方面,中共確實表達了善意。只是因為這是一種新的兩岸互動模式,有些國家還不理解,依然訴諸過去喊價勒索吃定台灣的伎倆,等討不了好時,難免既不習慣又失望。台灣已深切檢討過去的做法,不再開空白支票或一味委屈求全,對援助的項目要求更詳細的計畫,經援的流向、執行與監督也要求增加透明度,這樣的調整,需要輔佐以更積極綿密的溝通,並且爭取對方國會、輿論、媒體、司法體系等各方面的支持,才能為兩國邦交營造基礎,並制衡政客的予取予求或空口抹黑。

監委認為台灣外交處境艱難,藍綠應該在外交上一致對外,不要利用外交撕裂社會,丟人現眼,這說出了許多人的期盼。現在兩岸在中南美的外交爭奪戰暫時休兵,台灣的外交部門不再像過去那樣一天到晚籠罩在斷交的陰影下,算邦交國數目算得膽顫心驚,這是因為中共略為鬆手,不是兩岸基本盤有任何改變。也許時間久了,國際社會可能醞釀出新的思維,但現在這個變化還沒有發生,兩岸在國際政治舞台上的地位仍然極為懸殊,而且中共的經濟力更因為全球不景氣而相對提高,這是台灣整體的處境與課題,藍綠不管誰執政都一樣要面對。

關起門來,我們內部也許競爭得火花四濺,但打開門來對外時,所有台灣人應該是一個整體,有同樣的命運、同樣的國家利益和同樣的願景。大家都希望在一個和平、安全、繁榮、尊嚴的環境中安身立命,這點你我並無不同,任何政黨都必須服從並努力實現人民的這個基本願望,不該拿國家利益做為政黨惡鬥的工具,也應該對外交工作的難處多些理解與體諒,不要一味在旁邊說風涼話。

台灣的外交困境源自對岸,要尋求突破困境,就必須能讓兩岸關係出現變化,營造一個和平的互動模式,盡量為台灣爭取生存發展的時間與空間。休兵並不是休息,台灣絕對沒有懈怠的本錢;而除了兩岸和解有助拉近人民情感之外,台灣沒有可以說服中共外交休兵的籌碼。但休兵換來的寶貴空檔攸關台灣的生存,除了繼續發展與現有邦交國的關係之外,還必須更積極尋求重返國際社會,把過去兩岸外交纏鬥的心力轉向更有意義的參與。例如我們暫緩加入聯合國的動作,轉而試圖參與民航、氣候變遷等周邊組織,在這方面民眾正等待外交部門交出成績來。而五月世界衛生組織大會,台灣能否再度以觀察員身分獲邀與會,也是大家的關切焦點。

國家利益沒有藍綠之別,這包括了一個可行、能創造良性互動的兩岸關係,以及在外交、經濟、民生等各方面實現人民的願望,這樣的方向說來簡單,卻是政治人物必須嚴肅省思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