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型知識分子指的是在報章媒體發表對公共事務看法的知識分子,其成員可能是學院中人、也可能是撰寫專欄的媒體人,媒體型知識分子成員的轉變,也反應了兩岸的政治社會變化過程。

1988年台灣解除報禁,報業進入戰國時代,「讀者投書」成為時代的產物。也在社會轉型過程當中,一些學成歸國的年輕學者,在讀者投書的陣地當中帶出關於媒介、文化研究、科學、福利國家等的批判性思考。

不過,近年來的「讀者投書」當中,媒體人所占比重逐漸超過學者。在大陸也是同樣的趨勢,學院中人對公共事務漸趨沉默(經濟學者例外),而媒體出身的評論家們日漸活躍。

學者的意見未必重要,只是為何逐漸沉默其因讓人好奇。兩岸大學體制越來越「理性化」的趨向恐怕是其中主因,大學有著排名、教學評鑑的壓力,在此壓力之下也延伸出以論文發表與研究項目申請作為評鑑教師的標準。

一切變得「標準化」、「客觀化」,而這也使得學院中人成為名副其實的「知識生產者」,沉默成為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