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的新生代農民工,發展出有別於上一輩的勞動觀念。以江蘇昆山新生代農民工群體為例,他們透過大陸普遍的QQ、網路論壇以及手機,交流工作心得,有兩家企業上了他們的「黑名單」,使其連續招聘多日,缺工人數還有1000餘人,怎麼也補不足人力。

來自河南的打工仔小莊說,「我不像過去那樣盲目找工作,而是有針對性地瞭解企業,對於血汗工廠,堅決抵制。」他認定即使是回老家,也絕不往「黑名單」的工廠找工作。

四川大學法學院教授周偉表示,表面上看,民工荒與經濟回暖有一定關係,但背後存在結構性原因;農民工群體正在進行一次大規模的替換,新一代農民工的價值觀念相對其父輩,發生巨大變化。

新生代農民工更關注工作環境、薪酬制度、職業發展空間以及工作的尊嚴,他們大多難以接受「被歧視」。周偉說,企業要改善工作環境,跟上新生代農民工的新觀念,否則一些薪酬競爭力不強、企業福利較弱的企業,達不到年輕的新生代農民工期望值,就可能被他們拋棄。

與此同時,去年大陸城鄉收入差距擴大了1002元(人民幣,下同),農業部最新發布,2009年城鄉居民收入絕對差距由2008年的11020元擴大到12022元。同時,農村內部收入差距也在不斷擴大。統計顯示,2009年城鄉居民收入比由2008年的3.31︰1擴大到3.33︰1。目前仍有4007萬農村人口尚未脫貧。

中國人民大學農業與農村發展學院副院長孔祥智認為,當務之急是先確保農民收入的持續提高。

上海的外資企業感受到低價難再招到工人,不禁有些「心慌」。1800元月薪職位招聘率僅有6成,1500元以下月薪,上海、蘇州一帶短期內無法招攬到人員。眾大亞洲人才資源開發(上海)有限公司總裁Tony表示,民工荒近5年一直存在,今年只是大規模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