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歡愉氣氛中,乍見林中斌先生在報端的大作。台北窗外原本傳來節慶鞭炮聲,但拜讀林文之際,鞭炮聲幾乎讓人誤以為是伊拉克的慘白槍砲聲。

林先生呼籲「訓練有心守鄉土青年成為優良狙擊手、游擊戰士,每年公開演習展示戰力」,又說:「台灣從北到南都是樓房,提供狙擊手絕佳掩體,遠比伊拉克沙漠對游擊戰還有利。」因為伊拉克即便處於不利地位,他們的游擊隊都能讓美軍吃足苦頭。台灣這麼多「水泥叢林」是我們的「地理優勢」,游擊戰如搭配正規戰,必更能嚇阻共軍攻台。

伊國抗美游擊隊再英勇,黎民百姓的悲慘境遇是我們願偶一嘗試的嗎?孫子云:「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為不得已。」解決兩岸矛盾,首應伐謀,不該是「不得已」的攻城、守城?何況兩岸關係哪能與美伊相比?

美國為石油入侵伊拉克,現在連多數美國人都不認同。伊拉克基於民族尊嚴奮死抵抗外敵,實出於無奈。反觀台海,北京對台並無敵意,只對台獨深懷戒心,這是中國得自過去百餘年美、日利用台灣威脅中國國防安全的歷史教訓。台灣只要不獨,主動參與中國改革開放、崛起復興,則大陸根本不會對台動武,林先生何苦、何須構思這套「兩千三百萬總玉碎」的戰略?尤有甚者,伊拉克無法憑藉游擊戰擊退入侵美軍,台灣又豈能藉此嚇阻解放軍?

林又說:「台灣青年安於逸樂,無法與貧苦的伊拉克青年相比。但是伊拉克游擊隊屬於占百分之卅之少數遜尼族,遜尼族中青年志願打游擊者更為少數。」換言之,台灣只要少數意志堅定的游擊隊,就足可嚇阻共軍。至於台灣的「遜尼游擊隊」在哪裡,林文說:「大台北以外的鄉土青年和都市青年不同。」言下之意,中南部的鄉土青年就是林先生的希望。

多數人安逸,少數人如願從事有益全體之舉,當屬美事。但意志堅定的少數如從事方向錯誤之事,就是災難。當台灣盡力彌平南北差距之時,林先生似乎樂見且善用南北對大陸態度的差距。我們擔心的是:動員「鄉土青年」進到都市打游擊戰,首先犧牲的是解放軍?還是城市裡不願「玉碎」的居民?尤其在族群裂痕暗潮洶湧的今天,當兩岸衝突的關鍵時刻,都市游擊隊會不會成為台灣內部整肅異己的恐怖力量?

林先生又言「國防之目的在於,大陸尚未政治改革前,確保台灣做為大陸催化劑之安全。」我們深信不獨的台灣確能催化大陸進步,但是同仇敵慨、玉石俱焚的戰略,不但無法嚇阻共軍,反使北京堅定打下「仇中」台灣的決心。催化大陸進步,何須棄簡就繁?何須緣木求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