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文鑫(右二)在井崗山創辦華憶科技學院,解決缺工問題。(賴文鑫提供)

春節還沒結束,台商集中的江蘇就開始調漲基本工資,但是有些地方是有錢還找不到工人,西方媒體更直接預言:中國的工人荒將延續數十年。一場工人的「旱災」已經籠罩在所有大陸台商頭上,只是有些眼光看得遠的台商早在這場「旱災」發生前,就先蓋「人力水庫」—辦學。

工運訟棍 惡化勞資關係

台商辦學 廠長要變校長

缺工旱象 其來有自

這幾年,許多大陸台商真的被大陸工人搞慘了!

距離深圳機場只有半小時車程的寶安區松崗鎮,是台商進前廣東最早落腳的地點之一。前年初,位在松崗東方第二工業區的某家台商工廠發生數百名員工罷工事件,這位台商想到罷工的工人到現在都還有氣:「想當年,這些人剛到這裡時,身上除了一個用來洗臉、盛飯的盆子,一支牙刷外,什麼也沒有,這幾年在公司賺的錢,讓他們都有了自己的房子;現在公司有困難,他們竟然還趁機起來鬧事。」

還有一名東莞台商,年前接連接到3、4起離職員工控告他「未發加班費」的官司。這名台商表示,加班費早就計入工資裡,每月按時撥到員工銀行帳戶,只是過去沒有要求員工需在工資條上簽字,因此無法證明員工確實有拿到加班費,因此被當地法院判決必須補給每位員工3000到4000元(人民幣,下同)不等的加班費。

由於工人告老闆的案件層出不窮,深圳、東莞當地竟然出現一種新職業:工運訟棍。大批來自湖北、江西、四川、湖南的靠行律師,慫恿離職或即將離職的工人跟老闆打官司,然後再從工人得到的賠償金抽成。

像曾經擁有5千多名工人的東莞某台商集團,曾經發生40多名員工在工運訟棍的煽動下,以積欠加班費為名,一狀告上當地法院,每名員工求償7萬元。如果真的勝訴,按當地行情,替這40多名工人打官司的律師至少可以拿到140萬元的抽成。

媒體名人趙少康曾經在一場演講中開玩笑表示,大陸台商朋友告訴他,到大陸開工廠,什麼經驗最好用?排長、連長的經驗最好用。

軍事化管理曾經是大陸台商最誇讚的管理方式,但在缺工潮的衝擊下,現在排長、連長經驗已經不好用了,廠長現在最好能兼「校長」。

台北經營管理研究院院長陳明璋指出,解決缺工問題,最高竿的做法就是企業自己辦學校,像憶聲在江西吉安、友嘉在浙江杭州都辦了職業學校,而且都辦得很好,不但解決企業用工的問題,學校營運也有盈餘,現在甚至可以供應其他企業的人才需求;此外,在山東青島、福建、上海等地,都有台商辦學校。陳明璋本人從2007年開始招收台灣各大學大三、研一的學生,利用暑假到大陸台商工廠實習,原先的著眼點只是因為想增加台灣大學生的國際視野,但這幾年下來,接待的大陸台商發現,台生的起薪最多比陸生高一倍,但對企業的忠誠度、工作紀律卻遠勝於陸生,因此有愈來愈多的大陸台商開始支持這項實習活動。

也因此,每年暑假由陳明璋安排到大陸台商實習的台生人數,逐年增加,由原來的48人、117人、109人,到今年超過280人。願意提供台生實習機會的台商也愈來愈多,以前只有廣東和福建台商願意接受台灣實習生,但從今年開始,山東、江西、湖北和上海的台商也提供實習機會。

陳明璋笑說,企業在大陸辦學校是一本萬利,不但可提供企業自用的人力,校地還有增值效益。

陳明璋在每年的暑期實習中,一定安排學生與實習企業的第二代負責人見面,畢竟對於想永續經營的台商來說,與台灣新生代人力保持接觸,也是一項應該做的長期規畫。

在多家上市公司擔任董監事的經華投資諮詢名譽董事長賴文鑫,早在1999年就開始在大陸各地尋找辦學、建教合作的機會。

過年前幾天才從大陸返台的賴文鑫表示,幾個台商集中城市的工資根本不足以支持工人的日常所需,這也難怪工人一旦返鄉後就不願意再回到沿海。他在深圳寶安區的路旁小餐廳叫了一碗牛肉麵,碗裡只有兩塊牛肉,要價15元人民幣,等於75元台幣;而在中壢吃一碗牛肉麵只要70元台幣。同樣在寶安,一份快餐(便當)兩個菜就要10元人民幣,等於50元台幣,而在台北,50元台幣可以吃一個不錯的便當。

物價比台灣中南部還高,但寶安當地基層工人一個月的實拿工資不過1000到1400元人民幣,相當於7000元台幣。大陸工人怎麼會想回到沿海工作?

還有,就是大陸一胎化所造成的結構性、常態性缺工。早在10多年前就預見該問題的賴文鑫說:「1978年改革開放後第一代的民工當時已經是40到60歲,10年後,就是50到70歲;第一代全部會退出勞動市場,而第二代就是一胎化的產物,如此能不缺工嗎?」

因此,從1999年開始,賴文鑫在遠離沿海的內陸,如雲南、江西、安徽、蘇北找學校,辦建教合作。

由於10年前,大陸還沒有建教合作的觀念,加上台灣禁止台商投資大陸學校,賴文鑫在推動初期備嘗艱苦,但也因為跑得早,談定的條件也比現在好。到目前,他已經替將近400家大陸台商搞定建教合作的案子。

(文轉B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