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民、林岱蔚(左)父子。(李香侖攝)
北京大未來畫廊。(業者提供)

「不是猛虎不下山」,林天民憑藉著厚實的根基,豐富的經驗,活絡的人脈,獨到的鑑賞眼光,短短不到三年的光陰,竟打進北京的藝術殿堂,躋身當地二十大畫廊負責人之一,成為台灣藝術界之光。

能夠成為北京二十大畫廊的負責人之一,就好比是明清時代立足於古玩字畫界的泰斗之一。林天民認為,身為台灣藝壇的一份子,能夠在海峽的另一邊也開創出一片天,被當地藝術界認同,這是他努力多年的成就,也是「台灣之光」,他很自豪!

或許一般人並不覺得一個在北京開畫廊的台灣人,能多有成就,林天民可不是一般的畫廊負責人,他所擁有的「北京大未來林舍畫廊」,座落在北京城最繁華、治安最佳的二環雍和藝術區,距離北京國際機場只有二十分鐘的車程,佔盡天時地利人和之便。

林天民在2006年決定進軍北京畫廊市場之際,適逢房價低潮,他一口氣買下五百多坪的畫廊現址,當時樓上住的是北京市長,他把畫廊開在市長家樓下,安全性可謂穩如泰山,如今當地房價翻了好幾翻,單單是房價的獲利就讓他擠身上億身價。

過去十多年,林天民更發掘不少華人藝術家,包括常玉、趙無極、朱沅芷、蕭勤等,以及現代名家林風眠、吳大羽、關良等人,而具有東方思維的知名當代藝術家王懷慶、張宏圖、黃崇禧、楊茂林、郭維國、洪東祿等人,更是長期和他的畫廊合作,在兩岸三地做畫作展示。

林天民最讓人樂道的是將旅法畫家常玉的畫作,從早期的只有幾十萬元台幣,提升到如今一幅畫作超過千萬元,2006年在香港拍賣的「青花盆與菊」更破億元。趙無極的作品也是經由他的畫廊引進,前年一幅「向杜甫致敬」畫作拍賣,更以一億九千五百萬台?成交,引起的國際效益更是倍數成長。

轉戰藝壇 五十萬元起家

林天民有今天的成就不容易!二十多年前,他從一位室內裝潢師轉戰藝壇,當時才三十歲的他靠著五十萬台幣的本錢起家。「天下畫廊」是他的起點,在兩岸開放之前,他在藝壇的所行所為,都是為如今的成就事業做根基,所賺取的費用很有限。在黃宗宏創設的帝門藝術工作時,林天民和近幾年合作無間的耿桂英當時是一起合作的同門。

在帝門藝術的工作,讓林天民的視野空間更寬廣,結識的政商名流,以及深具潛力的藝術家更多元化,林天民也在那三年的工作中了解,在這一行要想出類拔萃,站上翹楚地位,不只得要有著厚實的財力根底、言而有信,還得有獨到的識人之明,在有才華的藝術家還沒有被市場注意之際,購進他的作品或是隨時掌握來源,這才有機會提高畫廊的知名度,進而帶來財富。

林天民和耿桂英在帝門藝術期間合作無間,常玉、趙無極是他倆認同的潛力股,當時他們的畫作也只不過是幾十萬元,甚至在台灣政界人士推動「本土前輩油畫熱」之際,趙無極的畫只有老畫家的三分之一價格,常玉的畫更被冠上「外省掛」,被打壓到幾幾乎沒有生存空間。

慧眼獨具 成功經營常玉

還好林天民並不灰心,1992年他和耿桂英脫離帝門,創辦屬於自己的藝術事業「大未來畫廊」,常玉作品仍是他們繼續強打的的畫作,開創之初,林天民可是賣掉忠孝東路國家大廈的房子開畫廊、買常玉的畫作,他賭的是自己未來的人生。

有著這種執著,林天民不否認自己有著草莽的性格,就是要賭上自己的眼光是否獨到,而他會鍾情於常玉的畫作,不只是相中他畫風的形式簡約、畫面典雅恬淡,最重要的是他的畫風常帶有書法的線條,層次分明又帶著孤傲的感受,具有中西合璧的特色,也很有畢卡索畫作的風味,只要藝術市場景氣復甦,他深信喜歡收藏畫作的人,都會願意出高價收購常玉的畫作。此外,最難得的是常玉的畫作沒有贗品,還出有個人畫冊,可供收藏家參考。

常玉的畫作在林天民十年經營的努力下,由他經手的就有上百張,只是他每賣出一張都很慎重,為免將來畫作被低賣,混亂市場行情,他初初賣出時,絕不讓一個人擁有超過四張以上,如今常玉的畫作一張都超過千萬元,甚至精品可以賣到上億元台?,這都是當時林天民努力保護的成果。

林天民卻很感慨的說:「經手常玉的作品是在大未來畫廊創業之初,幾乎是買進一張接著就用薄利賣出,再趕緊到巴黎再續買進作品,而這期間又怕巴黎方面會提高價碼,或是把畫作賣給別的買家,不但要和巴黎買家保持良好關

(文轉B5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