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政郎嚴格要求員工遵守公司制度,因為他相信員工的工作態度,預示著公司的未來。

許政郎認為企業發展放緩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大陸年輕人的某些習慣、工作態度有趨向90年代台灣年輕人「好逸惡勞」的態勢。特別是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年輕人都不太能適應車間工廠的生活。

「這半年來,我找不到一個穩定的長工。」以往企業成本低,員工效率高,所以企業發展較為迅速,但現今企業成本高員工效率卻低了,漸顯發展放緩的端倪。

許政郎嚴把「制度關」,不僅是員工的工作品質,還細緻到員工待人接物的細節。例如若有訪客參觀工廠,接待的員工必須把客人帶進工廠,送至辦公室門口,親自領進辦公室,為客人找准受訪物件,才算完成了一道「工序」,缺少任何一步,都算是失職,「誰負責接待的?叫他來找我!」 許政郎強調,「這是公司的管理制度,必須嚴格遵守,這也是做人的基本禮貌。」一句話,一個態度,令人感受到他堅持「制度」的嚴謹。

這樣一位董事長,令人肅然起敬甚至敬而遠之,但許政郎做事嚴格但不嚴苛,辦公樓還掛著由廈門市政府頒發的「和諧勞動關係模範企業」的牌匾,他無論在生活上還是工作上都處處為員工著想。

無論是員工工作的高溫補貼還是員工計件薪酬制,許政郎盡可能為員工著想,為他們創造一個更舒適、更平等的工作環境。「多勞多得,這些制度使得員工與公司雙贏。」

許政郎擔心員工辛勞工作後,還要為兩頓飯費心神,又擔心員工出外吃飯有損健康,特地出資在公司內部設立餐廳,保障員工的飲食衛生。

由於有部分台灣員工跟隨許政郎到廈門打拚,公司還特地準備一些台灣家常菜。

身為董事長,許政郎每天無論是否有應酬,總要到公司餐廳嘗嘗「家常便飯」。這也成了他跟員工溝通的特殊場所。「老高,你的感冒好了嗎?怎麼放假都不回家啊?」員工的一個感冒,兩頓便飯,始終縈繞著許政郎,而他也始終慎重對待、真誠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