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首位獲得波蘭蕭邦鋼琴大賽獎項的東方鋼琴家傅聰,3月1日蕭邦兩百歲冥誕當天將在台舉辦紀念音樂會。(新象提供)
史上首位獲得波蘭蕭邦鋼琴大賽獎項的東方鋼琴家傅聰,3月1日蕭邦兩百歲冥誕當天將在台舉辦紀念音樂會。(新象提供)

今年3月1日是蕭邦兩百年冥誕,全世界掀起紀念風潮,而被波蘭人譽為「富有蕭邦靈魂」的中國鋼琴家傅聰,也於蕭邦生日當天在台灣舉行紀念音樂會,呼應2010年全球紀念蕭邦的熱潮。

這次紀念音樂會,是傅聰第二次演奏全場蕭邦,而演出曲目則特別選擇了蕭邦早期的作品和晚期的代表作,結尾曲為蕭邦最後的作品之一的〈幻想波蘭舞曲〉,帶領觀眾回顧蕭邦畢生的創作。

獲稱「中國籍的波蘭人」

深具藝術家脾性的傅聰自認無法言語表達他對蕭邦的感受,也說不上來為何選擇這些曲子,但他強調,蕭邦的作品大眾耳熟能詳,他所選擇的早期作品是樂迷較少接觸的,具有新鮮感。「像是他第26號作品,升C小調波蘭舞曲,就是他第一首公開出版的曲子。」傅聰表示,蕭邦對自己的作品很挑剔,不容許出版的多半會燒掉,有很多作品都是死後他人替他發表的。而這首第26號作品,將成為演奏會的第一首曲子。

波蘭人不僅認為傅聰所彈的蕭邦「富有蕭邦的靈魂」,甚至稱他為「中國籍的波蘭人」,他更是舉世公認的蕭邦馬祖卡大師,他所演奏的馬祖卡舞曲,也讓波蘭人讚賞,認為怎麼可能有個東方人能詮釋馬祖卡,甚至登門求教。傅聰說,他從未看過馬祖卡舞,但他對馬祖卡非常有感情,對馬祖卡節奏也很有感覺,因此,在紀念音樂會中,傅聰在上下半場各安排一首馬祖卡舞曲,讓期待已久的樂迷一飽耳福。

傅聰是首位躋身世界樂壇且大放光芒的華人鋼琴家,父親為知名文學家傅雷,自幼浸濡於深厚中國文化,融入西方古典音樂演出,自成一家,而被譽為「現代鋼琴詩人」,也被視為現代蕭邦的化身。傅聰表示,他從父親身上學到的不是知識,而是獨立思考的精神,這也使得他讓他詮釋音樂和蕭邦,都有自己的思想。「蕭邦是個矛盾的人,他的音樂有自由精神,但他卻是嚴謹的作曲家。」傅聰以蕭邦的〈船歌〉舉例,其分句寫得清楚,但在分句的地方卻要一路踩踏板,看似衝突矛盾,因此,大部分鋼琴家不是選擇分句,就是選擇踩踏版,卻不知必須要兩者同時做到,才能夠表現出蕭邦曲子的特殊。「蕭邦前無古人,他是音樂的魔術師。」傅聰深深推崇蕭邦,他也評論今人並無人真正理解並尊敬蕭邦。

出任蕭邦鋼琴大賽評審

傅聰認為蕭邦的思路,要從他的手稿中理解,他為何刪去某些音節,又為何添加某些音階等等。傅聰說,過去,他的思想未成系統,因此理解不夠深,隨著年齡增長,越能體悟蕭邦晚期曲子的用心。世界音樂大賽日漸商業化,出現許多職業評審,公正性待商榷,但今年逢蕭邦兩百年紀念,波蘭國會提案通過由國家舉辦蕭邦鋼琴大賽,傅聰因此同意回到評審之列。傅聰認為,蕭邦鋼琴大賽不一定能選出「蕭邦式」的鋼琴家,只能選出好的鋼琴家,在獲得首獎的鋼琴家中,他只認同越南籍鋼琴家鄧泰山實至名歸,而葡萄牙鋼琴家皮耶絲雖未參與蕭邦大賽,卻是他認為最接近蕭邦的鋼琴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