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幾個月來,監察院新聞曝光率很高。如果媒體報導的是監委諸公勤勞任事、勇於糾彈不法,自然是大快人心。但實際情形並非如此,反而大多是爭議性的話題、負面性的的評論,包括院長的領導風格及談話爭議;院內形成派系;糾正案被廠商登報反擊;過多政治性案件的處理遭反對黨撻伐;過多的行政指導,遭行政機關反彈…等。這些都嚴重斲傷監察院的威信,若不檢討改進,今後監察院行使職權的正當性與權威性必定日漸削弱,其長期影響令人擔憂。

我國憲法恪遵孫中山先生遺教有關五權分立主張,而於中央政府採取行政、立法、司法、考試、監察五權平行分立的體制,其中監察院主要為監督行政違失、整飭官箴、維護人權、為民伸冤;為達此目的而有糾舉、彈劾、糾正、審計等權限,並透過接受人民陳訴及調查權而行使此權限。上述功能能否發揮,監察委員的能力、修養及社會清望,向來備受重視,早年由於有陶百川之類的諤諤之士存在,讓社會大眾對監察院始終懷抱高度希望。

從前年二次政黨輪替後開始正式運作的第四屆監委,在素有「小鋼砲」之稱的王建煊院長領導下,本來外界寄望非常殷切。但可能是王院長急於表現,竟以單位首長的作為,帶領獨立行使職權的監察院,包括親自參與查案,參與彈劾審查會,甚至限制自動調查案。結果沒能發揮領導群倫、提升辦案績效的作用,反而引起內部反彈,進而形成擁王派與反王派。在這種氣氛下運作的監察院,即接續出現以下廣受社會議論的案件處理:

其一是援用新法令處理舊法時期的事實,及以行政裁量權有違失糾正地方政府,影響人民的既得權益。以大巨蛋案為例,監院以新法適用舊法時期發生的事實,糾正公共工程委員會及台北市政府,而台北市政府順勢撤銷已簽訂的變更協力廠商合約,並要求回復已無法回復的原協力廠商,欲以此種處分免除被要求檢討改進的責任,但卻影響合法廠商的既得權益,該廠商因此憤而登報反擊。與此類似的案例是,一品苑因停車獎勵案被糾正,台北市政府順勢停發使用執照,結果使不知情購屋者權益受到影響。

其二是援用不正確的數據作為糾正的依據,影響合法廠商的權益與信譽。最近監委調查認為中油藉浮動油價機制,A了民眾75億元而提出糾正,致使輿論一陣撻伐,民眾要求退錢。事實卻是國內浮動油價自2006年9月起實施,到2007年12月凍漲前並未計算匯率因素,2008年5月恢復調價時,正值新台幣升值,政府考量民眾利益,才修訂浮動油價機制加計匯率因素,並以凍漲時期頭尾兩個月(2007年11月及2008年5月)之原油價格加計匯率因素。由於國內油價凍漲期間,油價並未調整,故未逐月依匯率變動計算調整油價,但調查監委為了「創造業績」,竟提前用2007年9月之價格開始加計匯率,逐月推算至2008年5月之淨售價,與中油以凍漲期間頭尾二個月比較而得之淨售價,藉此「製造」二者間75億之差價。此舉固然達到「譁眾取寵」之目的,但這種刻意扭曲的數據,出自於監委之手,如何能杜悠悠之口?

除此之外,監察院這段期間通過台東縣長鄺麗貞及檢察總長陳聰明等彈劾案,都是在輿論批評下經第二次審查才通過彈劾,顯示彈劾理由不盡充分,處理程序非常「勉強」。其他諸如后豐大橋案只彈劾水利局長,卻放過公路局長,也遭致外界極大批評。

因為監察院出現如上爭議,外界又開始有廢監察院之聲音。惟持平而論,監察院仍有其存續價值,因監察權之存在有其歷史淵源,並為國際潮流所趨,且監察院為民怨的宣洩口,得以守護人權,捍衛社會正義;同時,監察院也有督促政府增進效能,防止權力腐化的功能。所幸監察委員的任期還有四年半的時間,仍有很大改善、調整空間,我們期望監察院能回歸憲法所賦予職權行使的本質,超越黨派,為所當為。作為院長者,宜協助委員營造一個良好的調查環境,對於妨害調查權行使的法規提出修正,移請立法院審議,而對外發言亦宜謹慎小心,畢竟院長一言一行動見觀瞻。至於作為監察委員者,更應謹慎行使職權,因其調查結果不像法院判決得有上訴機會,因此對於行政機關或公務人員違法失職時,固應予糾彈或提出糾正,但絕不能使行政機關為了脫免自己責任而影響人民合法權益。調查時更應證據齊全、資料確實,否則不但侵害受調查者權益,更損害監察院信譽,能不慎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