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我的老闆是美國總統■作者:隆納.凱斯勒■出版:時報

美國Secret Service的組織和任務性質雖類似FBI(聯邦調查局)及CIA(中央情報局),但一直沒有統一和大家熟悉的中文譯名,這反映了Secret Service比FBI及CIA更神祕和較不為人知的一面。本書譯者把Secret Service譯為祕密勤務局,雖不盡理想,卻可接受。

我在退休前,至少每兩年要和祕密勤務局打一次交道,因為白宮的記者證每兩年要更新一次,而採訪白宮記者的背景和安全調查是由祕勤局負責的,發證及換證事宜也由祕勤局辦理。

在行政體系上,祕密勤務局隸屬於財政部,所以每屆換證時,發函通知我的是財政部,而非白宮。自911事件後,美國設立國土安全部,從2003年起,祕勤局已由財政部改隸國土安全部。

祕勤局的職掌

如本書所說,祕勤局的職掌之一在保護美國總統、副總統及其家人和訪美外國元首的安全,可是國會已於1994年修法,規定1997年以後當選的總統,退職後只能享有10年的保護,至於副總統則只享有6個月的保護,不再是終身保護了。因此2000年當選的小布希只享有10年的保護,而他老爸則是終身保護。

至於外國政要訪美,其安全也是由祕勤局負責,像蔣經國、嚴家淦、鄧小平應邀訪美,我都親臨其境採訪過,因此有機會目睹並領略祕勤局對他們形影不離的保護,但安全措施要做到滴水不漏,確非易事,尤其在美國這種民主自由的開放社會,更是難上加難。

華盛頓的外國使領館林立,它們的安全也由祕勤局配合國務院的外交安全局(Bureau of Diplomatic Security)共同負責。儘管台灣和美國已無外交關係,但台北駐美代表處仍受祕勤局保護,穿著制服的祕勤局警衛人員不時駕車前往代表處巡視,以防不測。

面對槍枝管制法案的挑戰

祕勤局保護總統安全的最大挑戰是美國槍枝管制不嚴,幾近氾濫的地步,因為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明文規定「人民有權持有和攜帶武器」(the right of the people to keep and bear arms)。多少犯罪及無辜生命的犧牲皆因此而起,從林肯到甘迺迪的枉死,都和這個條款有密切的關連,可是國會始終無法通過嚴格的槍枝管制法案,遑論禁止槍枝的使用了。雷根即使挨了一槍險些送命,都還要維護憲法第二修正案呢。在美國要禁止槍枝有多麼難就可想而知了。

另一原因是槍枝的生意鼎盛,年營業數十億美元,業者怎肯自斷財路,因此他們花大錢在國會山莊遊說,收買議員反對槍枝管制的法案。「全美來福槍協會」(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簡稱NRA)是一財力雄厚、勢力龐大的遊說團體,著名影帝赫斯頓(Charleton Heston)一度是這個協會的會長。

同是安格魯薩克遜裔民組成的英國和加拿大,對槍枝的管制嚴格多了,相對的,無辜的傷亡及枉死的人也比美國少多了。

此外,美國人愛出風頭、英雄主義的心理也使祕勤局對一些意想不到的情況防不勝防。去年感恩節前夕白宮設國宴款待印度總理,一對叫沙拉西(Salahi)的夫婦盛裝闖進白宮赴宴,周旋於貴賓之間,這對夫婦占了便宜還要賣乖,拚命對外發消息,以顯示他們神通廣大,這一事件讓祕勤局失盡顏面,以白宮門禁之嚴,怎會讓名不見經傳的沙拉西夫婦混進去,萬一他們是恐怖分子或刺客,那還了得?國會為之震怒,特別召開聽證會,傳喚沙拉西夫婦、勒令他們說出如何突破白宮的重重關卡混進國宴現場,但他們引用憲法第五修正案,拒絕回答任何問題,弄得國會也沒轍。此一事件的餘波仍在盪漾,是人們茶餘飯後的大好話題。

本來加入祕密勤務局都要宣誓終其一生不得洩漏與業務有關的機密,現任局長蘇禮文稍稍放寬了這一規定,給本書作者帶來千載難逢的機會,加上他平時因採訪和祕勤局幹員們建立的良好關係,所以能寫出這樣大爆內幕、極其精采的書。只是如一些書評所說,把甘迺迪和詹森描繪成色鬼與惡棍,對美國有什麼好處呢?從書的賣點而言,無可厚非,要說這是一本關於美國祕密勤務局的經典之作,則不無商榷的餘地,但不管怎麼說,這無疑是一本開山之作,相信以後必會有更多揭開祕勤局神祕面紗的深度著述。

(摘自本書推薦序,作者為中國時報「華府看天下」專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