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並快樂著▲張逸帆夥同來自世界各地背包客,忍受屁股破皮痛苦,騎駱駝橫越巴丹吉林沙漠,是十分難得旅遊體驗。 (張逸帆提供)
▲各國背包客參加洛磯山冰河健行,左二穿黃色夾克戴粉紅帽就是來自台灣的陳佳慧。(陳佳慧提供)
▲印度巴士車頂上也擠滿人,是背包客探索異文化的有趣體驗。(張逸帆提供)
▲張逸帆在寮國及雲南邊境村落住宿情景。 (張逸帆提供)
▲小提琴家林文也所帶領的音樂團,深受愛樂者喜愛。(黃麗如攝)
▲洪正佳在日本寄宿,遇上大雪幫忙鏟雪。(洪正佳提供)

不論是早期年輕人嚮往的背包客旅行,或是近年流行的玩家帶路深度旅遊。台灣人對於接觸不同國度、民族的熱情一波接一波,也在異文化的碰撞中產生許多探索的樂趣。

沒有既定旅程的背包客,是挑戰度較高的探索行程。掛著笑臉、靠拍照走遍世界交朋友的張逸帆,二○○四年赴北京工作,遊遍廿一個省,從冰雪覆蓋的黑龍江到黃沙滾滾的內蒙巴丹吉林沙漠,從新疆帕米爾高原到南京明十三陵,都留下足跡。

跟世界交朋友 懂得苦中作樂

「巴丹吉林沙漠之旅是最特殊旅行,別以為沙漠中騎駱駝很悠哉,那是興奮與痛苦的開始,」張逸帆記憶深刻地描述屁股破皮經驗,原以為駱駝走不快,騎上去會很舒服,騎到屁股破皮才知道什麼叫痛到不行,印證騎駱駝名言「第一天痛,第二天更痛,第三天依舊痛,第四天變舒坦就進入天堂了!」

背包客難免碰上不如人意之事。張逸帆在印度遇上土石流,在阿曼碰到性騷擾、旅費還被偷走等,都馬上轉換心境,告訴自己「還好相機、筆電、信用卡護照沒掉,受困時還能和印度人開派對,背包客要懂得苦中作樂!」

拎著背包,銘傳大學助理教授陳佳慧隻身遊遍東歐、北歐、日本等地,她長髮飄逸,笑稱自己不算亮麗,只是部分外國人覺得黑黑的長髮女孩漂亮,沒有豔遇,倒是有「厭遇」。

是豔遇還是厭遇 都是人生經驗

陳佳慧回憶,她住在布達佩斯backpacker旅館時,因當晚是匈牙利國慶,看完煙火回旅舍,隔壁芬蘭男子闖進來搭訕。「他最後竟問『Can we sleep together tonight?』我立刻嚴肅回拒,室友也陸續回來了,他悻悻然回房間;氣人的是,當我半夜睡到一半,忽覺有人對我的臉呼氣,睜開眼又看見那芬蘭男子,離譜的再問我一次,我當下生氣回拒『No!』隔天下樓遇到他,他還想與我同遊…」留下一段背包客不愉快的異國探索經驗。

用勞力交換食宿 體會另類生活

WWOOF(Word Wide Opportunities on Organic Farms)生活則是另類背包客行程,利用勞力交換食宿,由WWOOF Host供應食宿,可以自由決定停留時間,剛退伍的背包客洪正佳遊遍日本,是箇中翹楚。洪正佳經過三次九個月的WWOOF Japan經歷,在長野縣度過溫泉、美食、滑雪的難忘冬季,親手參與稻米收割、品嘗北海道秋季美食、家庭料理。他回味無窮地說:「打工度假還得租屋,WWOOF生活費便宜很多,更能體驗在地文化。」

跟著專家去旅行 獨特寬廣視野

二○○九年五月,布拉格之春音樂節的閉幕音樂會上,史麥坦納廳湧進二十多位台灣遊客,他們跟著音樂家林文也專注聆聽德弗扎克第八號交響曲,享受探索音樂天地的樂趣。林文也曾擔任台灣省交首席小提琴手,熱愛音樂、旅行,有一批死忠的粉絲喜歡跟著他去旅行。在台中開編織店的黃湘湘說:「跟著音樂家出門真的不一樣,整個行程都和音樂有關,非常獨特,回台灣後我也會找相關的曲目來聽,漸漸熟悉那個世界。」

知名部落客、網路自由領隊工頭堅(吳建誼),儘管帶團再忙碌仍積極更新他的部落格、Facecebook,甚至在Facebook成立粉絲團。每次帶團回來,照片、筆記整理的盡善盡美,讓團員看他的部落格就能重溫舊夢。

旅行態樣越來越多元化,不論是跟著名家旅遊,或一人拎背包自己當玩家,只要妥善規畫行程,都可以盡情享受探索的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