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一片天▲去年華文部落格大獎首獎「我們甚至失去了黃昏」的格主胡慕情,透過網路書寫報導,發揮守望台灣環境生態的草根力量,成為環保團體重視及環保署官員「上網監看」的重要據點。(季志翔攝)

她的部落格名為「我們甚至失去了黃昏」,取自聶魯達的詩,當初開格只是為了療癒失戀情傷,沒想到寫著寫著,如今已成台灣生態與環保力量的重要據點。很多人到此了解重大環評過程真相,環保署官員每天都會上網「監看」,去年底她更勇奪華文部落格年度大獎,為台灣草根媒體的發展注入一劑強心針。

七十二年次的胡慕情,身材瘦小單薄,與她筆下文字的強悍力道恰成反比。但了解她黑白分明個性的人,就會對這個部落格傳達的強烈憤怒感到理所當然。

當初上網療情傷 勇奪部落格大獎

她獲得部落格大獎的得獎理由則是:「全心全意透過鍵盤貫注對於人和土地的愛、以及令人清晰感受到溫度的正義感與熱情,以其他人可能感到猶豫的方式,為讀者揭露出生活環境中往往看不到的另外一面。」

從高中開始,胡慕情就寫起部落格,內容與一般高中生的自我書寫沒什麼兩樣,「但我很早就確定未來要當文字工作者,因為我只有這個專長」。後來她進入世新大學念書,雖然覺得自己「不喜歡快速建立關係只為了掠取某些東西」,但終究還是選擇了記者這個行業,因為她相信「如果一顆樹倒下而沒被報導,那它就不算倒下」。

在短暫的製作公司經歷後,二○○五年十一月,胡慕情如願進入台灣立報。但是,隔年她卻與交往長達七年的男友分手,這項打擊促使她開設「我們甚至失去了黃昏」部落格,在記者工作外,逼自己書寫更多文字以轉換心情。

從樂生事件體悟 另一種媒體力量

這個被朋友稱為「生活就是新聞跟貓」的女生,就這樣在「覺得自己不適合當記者」與「用書寫達到自我實現的預言(走出情傷)」心情交錯下前進,直到碰到了樂生事件,從此開啟她人生另一扇窗口。

在樂生事件中,胡慕情首度感受到部落格的力量,「樂生讓我知道有人想聽到(主流媒體之外)不同的聲音,然後她們可以知道自己能夠如何行動」。

樂生事件之後,她在立報的主跑路線從教育、社福轉為環保、社運,她的部落格也不再只是轉貼新聞報導,而逐漸變成現在的多元關懷面貌。

環評過程全記錄 是對土地的熱愛

初次造訪「我們甚至失去了黃昏」的網友,大概都會對「這個政府壞掉了」這樣的標題感到震撼,或是對「從一點半審到五點半,六輕五期讓我罵了超過一雙手的髒話。沒口德好像會下地獄,但沒關係,怎樣都有人比我在更低的樓層」這樣的嗆辣用語感到吃驚。

但是,這些看似情緒化的書寫背後,是胡慕情全程守望環保署環評過程的忠實記錄與個人詮釋。「我本來就很關心環保,不是因為工作才開始如此」,也因為她跑新聞夠認真,所以她相信這些部落格書寫理直氣壯。

儘管如此,當網友黑羊提醒她:「不少時候除了事實之外,我看到的不是觀點、而是憤怒,就一個讀者而言,我認為這是相當可惜的」時,她也會誠懇自省:「當開發案一件件跑出來,我的累積趕不上我對環境的感觸時,我寫出來的東西便只有(能)這樣。我對這樣的自己感到不滿。」

記者身兼部落客 獲相互加乘效果

夾雜在媒體正職與部落格書寫之間,胡慕情認為這兩者「有加乘效果」,「沒有記者身分,我就難以接觸官員,這個位置是必要的;但環保署往往只用投書方式回應我在立報的報導,這種焦慮在更多人看到我的部落格、以及我在社大兼課實質影響其他人後就降低了」。

胡慕情舉例,「詹順貴律師跟我說,營建署、國科會官員看到我的部落格文章,開始改變對於中科四期的態度」、「台北大學蔡嘉陽老師看到我就會說謝謝,他認為我留下很多重要紀錄」。因此,她的部落格持續關心八八風災、樂生、中科四期、中石化等事件,最近更因一系列「災區筆記」對於慈濟大愛園區的深入觀察與批判而受到矚目。

她口中的「加乘效果」,更表現在獲得部落格大獎兩萬元獎金時,她高興表示「這筆錢可以讓我有更充裕的經費,再去別的地方繼續採訪」。因為立報一年出差費只有五千多元,她常必須自己補貼才能完成報導。「我的物質慾望不強,薪水最近才調到三萬多元,其中一萬元要給家裡,能省則省,這樣就夠了」。

做為記者,胡慕情至今仍感到孤單,做為部落格書寫者卻不會,「因為我對記者工作的期待很高,所以失望落差會更大,部落格書寫則只要能讓更多人看見就夠了,所以不會感到孤單」。

恰北北稍見圓融 網路運用更多元

這位被苦勞網孫窮理另取「胡恰」(恰北北,台語很凶之意)綽號的女生,也清楚感受到自己的改變:「我本來是不易妥協的人,但這幾年開始接受有『灰色地帶』這件事,而且採訪時也比較會跟官員嘻皮笑臉了」。

儘管對於「政府官員還是只回應主流媒體」感到無奈,但胡慕情相信,只要持續要求政府做到資訊透明,「以部落格為基地,透過噗浪遞即時訊息,用推特擴大影響力,並以臉書和社運團體連結」的草根媒體網路運用,仍可達到強化教育與擴大交流功能。

這位早已走出情傷的部落客,就這樣讓聶魯達的詩有了完全不同的想像與註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