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二八年,來自英國的彰基醫生蘭大衛割下妻子的皮膚,拯救一名台灣小孩的性命,五十二年前被知名畫家李石樵畫成《切膚之愛》(鐘武達攝),並成了高雄醫學院典藏的鎮院之寶。半個世紀後,彰基商借回「娘家」舉辦感恩禮拜,讓醫學後輩知道,什麼叫杏林大愛。

一九二八年,來自英國的彰基醫生蘭大衛割下妻子的皮膚,拯救一名台灣小孩的性命,五十二年前被知名畫家李石樵畫成《切膚之愛》(見上圖,鐘武達攝),並成了高雄醫學院典藏的鎮院之寶。半個世紀後,彰基商借回「娘家」舉辦感恩禮拜,讓醫學後輩知道,什麼叫杏林大愛。

彰基院史館館長詹麗珠說,當年有個就讀小五的孩童周金耀,跌傷右膝蓋關節,傷勢本不嚴重僅破皮,卻因養父以土法髮油和草藥為他治療,傷口化膿。養父背著金耀到彰化求醫,起先找了一位中醫師治療,未見好轉,還好遇見一個老人,勸他盡快到彰化醫館(彰基前身)找蘭大衛求治。

蘭大衛當時正在中國大陸探望兒子,先由文輔道醫師施行外科手術,割除腐爛的肉芽組織。三天後蘭醫生返台接手,金耀才逐漸脫離危險期。蘭醫生夫婦有如親生父母般照顧,「先生娘」連瑪玉每天到床邊教他讀書、讀聖經,減輕痛苦和寂寞。

小朋友傷口長達尺餘,很難長出新皮膚,甚至可能併發骨髓炎,難逃截肢命運。連瑪玉百般不捨,問蘭大衛:「割下我的一部分皮膚,補到金耀的患部,可以治好他嗎?」夫妻倆討論後,做出「切膚送愛」的決定。

八十多年前植皮可是大手術,當天醫院上上下下都很緊張,尤其是蘭大衛,要親手割下妻子腿部皮膚,救治垂危的異國孩童,內心絕對有一番掙扎。

一九五八年蘭大衛夫婦重返台灣,連瑪玉接受高雄醫學院前院長杜聰明邀請為學生講述這段歷史,杜聰明大受感動,邀請名畫家李石樵用畫筆留下紀錄,成為高雄醫學大學醫學倫理最重要教材,更是高醫的鎮院之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