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圖

今年的農曆新年,愛賭的新加坡人多了個新去處。剛剛開幕的聖淘沙名勝世界,人潮多到不行,從大年初一開市起,人群進去後就捨不得出來,逼得賭場一度不讓遊客入場。

這樣的盛況當然讓經營賭場的雲頂集團樂翻天,光是前兩天就進帳四千萬新元。不但讓投資者吃了定心丸,更證明了政府當初開放賭場的政策沒錯。金沙集團迫不及待的宣布,新加坡的第二家賭場將會在四月開張;台灣的交通部也趕著研擬博弈專法,都想趕快嘗到開賭場的甜頭。

但誰都知道,賭場賺錢,國家有甜頭,不代表賭的人也一本萬利。相反的,那些沒什麼存款,卻以為自己能以小搏大,成為賭場幸運兒的人,往往正是開放賭場政策的受害者。負責的政府,不會讓人民陷入這種風險。

這也就是為什麼,新加坡政府想盡辦法,就是不讓自己的人民跑到賭場去爛賭。外國人來,歡迎;本國人,進場得多付兩千多台幣的費用,還有多道「禁門令」。賭場開幕前,該國衛生部長許文遠特別帶領了一群基層領袖去聖淘沙,給大家上一堂賭場經濟學。「你看,」他說:「他們才幾張賭桌就能支持這個算幾十億的投資,你認為你贏得過賭場嗎?」尤其那些經濟條件不好的人,他說,千萬不要以為可以從賭博賺回一筆錢,「沒有這個可能」,「老老實實做一份工作…才是最實際的。」

許文遠說得一點沒錯,一系列打擊人民去賭場意願的措施也很好,就算未必真的嚇阻賭性堅強的人,多少能達到宣揚「賭博真可怕」的效果。但問題是,既然如此,為什麼又要開賭場呢?難道外國人就活該在賭場中賠錢?新加坡做為東南亞重要的觀光門戶,這又是哪門子的待客之道?

說到待客之道,老牌賭城拉斯維加斯最近上演的戲碼,也讓人看了搖頭。上星期五,歐巴馬到拉斯維加斯訪問,該市市長古德曼卻拒絕跟歐巴馬見面,還不斷公開嗆聲。不只古德曼,這次歐巴馬去協助造勢的內華達州民主黨參議員哈利瑞德,照樣不給面子,也跟著數落歐巴馬的不是。

古德曼與哈利瑞德的不滿,起因於歐巴馬上任以來,不只一次在談話中拿拉斯維加斯開刀。最近的一次,是在新罕布夏州的一場演講。在那次演講中,歐巴馬跟新加坡的官員一樣,大聲呼籲人民不要去賭博,不要去賭場,應該好好把錢存起來。「當時機不好,」歐巴馬說,你應該勒緊褲帶;不要連房貸都付不起,還去買遊艇;不要把未來的學費,拿到拉斯維加斯揮霍。還有去年,在撻伐金融業肥貓的時候,歐巴馬罵得興起,也脫口拿拉斯維加斯祭旗。「你們不能買專機,」他對肥貓們說:「你們不能去拉斯維加斯!」

身為市長與參議員,古德曼與哈利瑞德的生氣不能說完全沒道理。一來,拉斯維加斯,乃至於整個內華達州,本來就是以賭為生,賭場養活在地人,更替外地來的勞工創造了就業機會;二來,剛剛過去的金融風暴,拉斯維加斯是美國受創最重的城市之一,賭場生意衰退,飯店住宿率滑落,處處可見法拍屋,失業率到現在都居高不下。毆巴馬身為總統,不幫忙解決問題也就罷了,居然還要人們少來拉斯維加斯花錢,豈有此理。

但問題是,歐巴馬說的話,無論怎麼看,都一點也沒錯。別說時機不好,就算時機大好,每個人都該量入為出,尤其不能把關乎自己未來的儲蓄,拿到賭場試手氣。古德曼與哈利瑞德自己沒爛賭,也不會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孩子,拿著學費到賭場博殺,怎麼居然堂而皇之的把賭場利益擺中間,是非丟一邊呢?

任何城市都一樣,拉斯維加斯要把經濟搞好,要維持勞工的就業權益,應該著眼於創造人們願意消費的產業,努力開發新的商業活動才是,而不是老想著開賭場,要靠人們拿血汗錢來賭場消費,好養活自己的經濟。

古德曼說,歐巴馬不是拉斯維加斯的朋友。老實說,像古德曼這樣的朋友,不要也罷。

(作者為早安財經出版社發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