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都選舉還在熱身階段,自己人火拚最激烈的,要數民進黨在大高雄的陳菊與楊秋興之爭,及大台南的賴清德與許添財之爭,這兩組人馬為何敢冒著大不諱,挑戰民進黨的團結紀律,說穿了,就是因為在他們心中,這兩都已是囊中之物,民進黨不管派出任何人都可輕取。

相反的,面對大台南、大高雄,國民黨淪為一日一放話,被譏為喬太守亂點鴛鴦譜,到底要派誰征戰大高雄,一直喬不定。從胡志強、王金平,一直到最近的總統府副祕書長賴峰偉,剛上任的文建會主委盛治仁也被點名,不但民進黨姿態相當高的譏為「可能會淪為炮灰」,連出身高雄的國民黨立委都不客氣的說,這種丟風向球的作風,南部人無法接受。

台灣政局這十年來的發展,逐漸發展出「南綠北藍」的趨勢,但這並不是常態,事實上,一九九七年縣市長選舉,民進黨就曾拿下台北縣、桃園縣、新竹縣市、台中縣市等現在被視為藍大於綠的選區;同樣的,在一九九八年謝長廷當選高雄市長之前,國民黨也還可以掌握高雄市。

但是這幾年來逐漸發展出的「南綠北藍」,也還是有脈胳可尋。這其中最難辭其咎的還是國民黨,在台灣執政多年,無論是在政經發展、還是文化事務上,往往都有「重北輕南」傾向,如果數字會說話,高雄民眾無論是平均壽命還是死亡率,都顯著劣於台北,客觀情勢如此,難怪南部民眾會有強烈的被剝奪感。

民進黨執政後,雖大幅調整預算的南北比例,也多次在節慶活動凸顯南部,但是陳水扁在二○○四年總統連任選戰中,刻意操作、疾呼要「拿南部選票補北部」,在南部人心中形塑出「北部人欺負阿扁」的印象,更拉大南北裂痕,這種民粹操作,雖讓南部成為綠營的鐵票區,但也讓北部、都會型選民對民進黨產生疏離感,二○○五年縣市長選舉後,民進黨只拿到南部六縣市,形勢上已成為南部黨。

即使坐擁南部鐵票,但在施政不利及弊案頻生狀況下,民進黨在二○○八年總統大選連南部鐵票區也失守;現在的國民黨,則處於類似的處境,原本屬鐵票區的桃園、台東紛紛淪陷,愈往南情況愈惡化,嚴重到國民黨戰將紛紛怯戰的地步。

可以說,國民黨在南部充斥著嚴重的失敗主義,幾乎是未戰先敗,還沒選就先輸兩都,這當然是國民黨的不幸,但也不見得對選民有利。畢竟,當南都選舉等同為民進黨的家務事時,選民若只能在同一政黨同性質間進行選擇,其實是失去多元選才的機會。地方政治等同國政,最好有競爭性政黨存在,若一黨獨大,自恃穩當選,難免會忽視選民的福利。

國民黨要如何在南部力挽頹勢?中央的政策首當其衝,小小的台灣很難區分中央還是地方,就以八八風災重創屏東為例,中央及地方雖都有疏失,但去年三合一選舉無論是屏東縣長、還是林邊鄉長選舉,選民都重重的懲罰國民黨,與其出事再來推責任,中央政府針對天災頻仍的南部,不但要有未雨綢繆的措施,更要針對南北差距,主動的提出改善方案。

如何和南部選民溝通也是大問題,馬政府的溝通困境是普遍的,但是,南部民眾較常使用地下電台,也常無法接受到完整訊息,國民黨過去也曾嘗試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同樣運用地下電台,但是仍無法扭轉在南部的訊息偏差。令人不可思議的是,這樣的溝通障礙不只存在中央政府與南部民眾之間,甚至國民黨高層與自己的南部立委,似乎也無法在同一個頻道上溝通。

當然,問題癥結仍在國民黨南部人才的欠缺,不只是大高雄大台南,即使去年的屏東縣長選舉,國民黨都面臨找不到人上場的困境,如何栽培新秀,尋覓人才回鄉參選,重新建立南部根基,這是國民黨要整體思考的,要找範例也不難,看看現在的人氣王胡志強,他即使歷任駐美代表、外交部長,他參選的第一步,也是從國大代表開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