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原投江自盡,取其憂國憂民的精神,造就了端午節;西方耶穌受難過後三天精神復活,至今基督世界仍定每年春分月圓之後的第一個星期日為復活節。

東方人節日仍略嫌執著於過往悲情,少了迎向光明面、付予積極精神內涵、建立永世不朽的價值觀之能力。筆者認為二二八事件有以下幾種意義:一,悲劇不能再發生:記取教訓,雙方懂得謙卑;二,「官與民皆是國人」的理解:在野者也會執政;三,勿忽視多樣性的人民:真愛這片土地就勿再相互折磨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四,應定期向執政與在野黨同時發聲,並主動釋出「和平真諦」;注意執政黨與在野黨一樣是人民點醒與嗆聲的對象,一樣得在台上面對全民的評斷督考。

期待二二八是光明、積極、有精神的意義,有內涵、可傳諸後代成為文化資源,那麼就定它為台灣「復活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