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東屏

泰國法庭二十六日就是否沒收前總理戴克辛遭凍結的七百六十億泰銖(美金二十三億)做判決。事前,各方都緊張兮兮,擔心這個被稱做「最後審判日(Judgement Day)」的日子會天下大亂,泰國當局也在全國各地部署了多達三萬的軍警,防止動亂。

另外,有包括台灣在內的二十七個國家及地區對其公民發出警告,希望在這段時間避免前往泰國或至少避開可能發生事件的地區。

支持戴克辛的「紅衫軍」更宣稱將有百萬人上街,一舉推翻現在的阿批實政府。一時之間,泰國上空烏雲密佈,人人自危。

我有朋友正好趁著年假期間要來泰國旅遊,紛紛掛電話來打聽是否安全,要不要避開曼谷?我跟他們說盡量放心來玩,不會有事。結果他們還是有些提心吊膽的來,最後安安全全很開心地回去了。

「最後審判日」的當天早上,有新加坡的朋友來電探詢,說是在報紙上讀到的新聞令人膽戰心驚,要我小心點。我說,「謝謝關心,不會有事」。

我會這麼篤定,因為料定「紅衫軍」成不了事,「黃衫軍」已是既得利益者,更不會主動出來鬧事。那,還會有什麼事?

「紅衫軍」為什麼成不了事?

因為他們沒有像「黃衫軍」那樣的「能量」。這個「能量」,跟能夠動員的人數無關,而是在「人數」後面的那股力量。

要說人數,「紅衫軍」的人數其實遠超過「黃衫軍」。這也是戴克辛在二○○六年九月遭政變推翻,所領導政黨也被解散後,依然有本事借屍還魂贏得選舉奪回政權的原因。

但是又能如何?最後還不是連續被拔掉兩位總理,拱手將政權讓給「民主黨」,自己還因遭判刑而再度倉惶出亡。那個兩年刑期在法律上其實判得十分勉強,戴克辛也口口聲聲喊冤,說是政治判決,但是也改變不了他現在是「逃犯」的身分。

再者,「黃衫軍」當年霸佔總理府三個多月,最後又轉進霸佔曼谷素納旺普國際機場九天之久,造成轟動全世界的大事件,大家都以為「黃衫軍」多麼「生猛」。實際的情況卻是,「黃衫軍」佔領這兩個地方,基本上都是大搖大擺「走」進去的。

「黃衫軍」為什麼辦得到?就是因為他們後面有股力量。

戴克辛在這點還算能認清事實,他最近說,「時間站在我這一邊」,實際上有其深意。

戴克辛今年六十二歲,他心目中認定的死敵,都已是八、九十歲的老人,以自然規律來說,時間當然是在他那一邊。如果以政治的現實來說,這也是他在這場鬥爭中一再失算之後,所剩下的唯一機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