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d主席柏南克呼籲歐巴馬敦促人民幣升值,以解決經濟過熱的情形。(CFP)

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Fed)主席柏南克希望人民幣盡快升值,但美國《商業周刊》卻唱反調,主張大陸絕不能讓人民幣升值,否則脆弱的出口部門承受不起。

柏南克呼籲歐巴馬政府敦促大陸提高人民幣匯率彈性,稱這將有助於避免出現經濟過熱現象。歐巴馬在2月初時曾經表示,「全年都將勸說人民幣升值」。

柏南克還表示,大陸大量持有美國資產所導致的失衡,有可能對金融系統構成風險。「如果大陸減少儲蓄的同時,美國增加儲蓄,那麼情況會趨於好轉,如此一來大陸就不會在短時間內積聚美元資產,而金融系統也會更加平衡。」他認為,大規模的資本流動,以及這種流動所具有的潛在不穩定性,對於金融系統來說意味著風險。

克魯曼抨擊不升值

但美國《商業周刊》23日發表了題為《眼下,中國千萬不能理睬人民幣升值的要求》的文章。文中表示,就在美國經濟艱難前行之際,大陸的國內生產總值卻保持高成長,很多美國人指責大陸採取了不正當的競爭手段。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克魯曼是眾多批評者中的一個。幾個月來,他一直在他的專欄和部落格裡表示,大陸這個掠奪成性的重商主義者,存心不讓人民幣升值。

克魯曼聲稱人民幣幣值太低,導致了140萬美國人失業,他似乎就是蓄意要煽風點火,讓美國打響對大陸的貿易戰。

儘管眼下美國的失業率還不足10%,但美國因為大陸損失了140萬個工作職缺——這種危言聳聽的說法好像更能抓住美國國會的注意力。

人民幣升值也恐傷美

指責大陸的人宣稱,如果人民幣升值,大量的製造業職缺便會立即回到美國來,貿易失衡便會消失。

《商業周刊》認為其實的這種說法並沒有根據,對人民幣升值給美國帶來好處所抱有的希望也過高了。

實際上,如果製造商發現大陸製造業成本太高的話,他們只會將工廠挪到越南、甚至勞動力更為廉價的國家去,而說什麼也不會移到美國來。

此外,克魯曼等人都沒有考慮到一個問題,那就是人民幣升值將會給大陸低收入人群帶來的衝擊。

大陸政府在調整人民幣幣值這一問題上,正面臨來自製造商的巨大壓力。

由於希臘經濟垮台的陰影及其會對歐洲經濟產生的骨牌效應,全球經濟復甦之路並不平坦。全球經濟太過脆弱,大陸的出口部門也很脆弱,無法承受人民幣幣值調整所帶來的壓力。